《修真棄少》&(全文免費閱讀)葉辰【全部章節】

修真棄少

時間:作者:擎蒼來源:zd

《修真棄少》葉辰免費在線閱讀&(全文免費閱讀)修真棄少【全部章節】精彩試讀:葉辰,本為一代天驕,卻在十歲生日之時被家族歸為罪人,后廢除身份,還被親生父親棄之荒野,任其自生自滅! 八年之后,一代天驕再度回歸,強勢崛起,一人踩盡天下人,一手蕩平天下事! 無敵稱尊,笑傲都市,盡在本書!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修真棄少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8章 包裹里的東西

葉辰的突然出聲,讓得在場的人都是一愣。

眾人都扭頭看來,葉辰仍舊是背對眾人,自顧自地喝著咖啡,但所有人都知道,聲音是從他這個方向發出的。

肖雯玥心中大為感動,在這種危急時刻,李晶晶的男友徐海已經沉默在一旁,而平日里對她噓寒問暖的追求者王軒,也認慫閉口,不敢說半句話,偏偏是她瞧之不起的葉辰站了出來。

但她感動之余,便是擔憂,這四人兇悍無比,身上都帶著殺伐之氣,恐怕每個人手頭都有幾條人命,連王軒這個習練散打多年的運動健將都不是他們的對手,葉辰這時候站出來,有用嗎?

“小子,是你在說話?”

為首的刀疤臉大漢,舔了舔嘴唇,語氣不善。

葉辰將咖啡杯放下,不緊不慢,緩緩站起身來。面向了這邊。

“不錯,是我!”

他手指抬起,指向了肖雯玥。

“把她放了,至于其他人,跟我無關,你們想怎么樣,我都不管,但是她,你們帶不走!”

“給你們十秒鐘的時間考慮,是接受我的提議,然后離開,還是要我出手,把你們全部解決?”

他話音淡漠,好像在陳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。

聞言,所有人都是一怔,表情各異。

“這家伙,是瘋了吧?”

徐海心中冷笑,覺得葉辰簡直蠢到家了,在這種時候強自出來充英雄不說,還出現挑釁這四個兇徒,狂言要一人把他們全部解決?

這簡直是癡人說夢!

這四人的力量,速度遠超常人,連他這個體育健將和王軒這樣的散打好手都過不了幾招,葉辰一個文弱學生的模樣,怎么跟他們斗?

“這個蠢貨,想英雄救美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形勢,真是嫌自己命長了!”

王軒嗤笑一聲,在他看來,這四個大漢都沒有找葉辰的麻煩,他在一旁躲著就好,現在主動站出來,根本就是找死。

四名大漢一臉戲謔,葉辰雖然高大,身高足有一米八五,但是跟徐海王軒等比起來,身材略顯單薄,他們又怎么會放在眼里?

刀疤臉漢子雙目微瞇,嘴角勾起一抹危險的弧度,已經亮出了自己手中的刀子。

“小子,我殺人越貨這么多年來,你是我見過說話最狂的一個!”

“出來做英雄,也不看看自己有多少斤兩,憑你,能做什么?”

刀疤臉冷笑一聲:“我們不只不會放人,我還要讓你走不出這間咖啡館,你信不信?”

他眼神中殺意爆涌,竟是動了殺心。

肖雯玥心中焦急,她雖然看不起葉辰,但也不希望葉辰為了她賠上自己的性命,不住地給葉辰使臉色,讓他找機會逃跑。

葉辰全然沒有理會她的神色,只是淡淡一笑:“是嗎?看來你們選擇了后者!”

“小子,下輩子投胎,不要再強裝英雄,這代價,你付不起!”

刀疤臉獰笑出聲,準備上前對葉辰出手,忽而感覺自己的手腕被人扼住。

“什么?”

他心頭一驚,扭過頭來,不知何時,葉辰竟然已經到了他的身旁,還抓住了他的手腕。

他試圖掙脫,但葉辰那修長白皙的手掌,就好似鐵鉗一般,讓他分毫動彈不得。

“咔嚓!”

葉辰手掌輕輕一抖,只聽一聲脆響,伴隨著刀疤臉的一聲慘叫,他已經被扔到了后方,一連撞碎了司四五張桌子,瞬間不省人事。

這番變故,讓得所有人都是一呆,沒有任何人想到,如此兇悍的刀疤臉,居然會被葉辰這么輕易收拾掉。

“你”

其余三人立刻意識到遇見了高手,挾持肖雯玥和李晶晶的兩人,正要逼近她們,用來威脅葉辰,在他們抬手的一刻,葉辰的手掌已經扣在了他們的手腕上。

“咔嚓!”

又是兩聲脆響,兩人手腕齊齊被葉辰折斷,而后葉辰連出兩腿,把他們踢倒在一旁,捂著肚子不住吐著酸水,已然喪失了戰斗力。

肖雯玥和李晶晶徹底驚呆了,她們覺得葉辰就好像電影中突然出現的超級英雄,將陷入危機的她們救下。

徐海和王軒,則是完全傻眼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這么厲害的兇徒,轉眼之間,就被葉辰干掉了三個,簡直如喘氣吃飯一般簡單。

葉辰看都沒看肖雯玥一眼,徑直從她身旁走過,站到了最后一個大漢面前,眸子淡漠,深邃如星。

“該你了!”

大漢臉上的戲謔笑容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滿面的驚恐。

他是四人之中戰斗力最弱的一個,葉辰卻先后將其余三人都放倒,他又怎么可能是葉辰的對手。

“砰!”

葉辰沒有多余動作,一腳踢出,正中其面頰,他仰頭就倒,鮮血滿面,完全失去了意識。

一分鐘,只是短短的一分鐘,這四名兇悍匪徒,被葉辰一人團滅。

肖雯玥眼波流轉,看著單手插兜,面色平靜的葉辰,內心跌宕起伏。

想起自己之前對葉辰的種種鄙夷和不屑,而現在卻是被葉辰所救,她大為羞愧。

葉辰自始至終,都沒有看她一眼,他打開咖啡館大門,門外一群保安還有趕來的警察將通道圍得水泄不通。

“他們已經沒有威脅了,進去抓人吧!”

葉辰一句話丟出,所有人都一臉迷惑,半天之后,才有驚詫試探著進入了咖啡館內,眼前的場景,更是讓他們瞠目結舌。

在警察局做了一份筆錄之后,葉辰拒絕了褒獎,肖雯玥和李晶晶想要向他道謝,卻發覺葉辰早已離開了警察局。

回到家中,肖雯玥還是有些失神,回想起今天在咖啡館發生的事情,她還是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夢。

“玥玥,你回來了,小辰呢?”

何慧敏從廚房里出來,她也是剛到家不久,看到肖雯玥一個人,也不見葉辰,她有些奇怪。

“葉辰嗎?他走了吧!”

肖雯玥有些心不在焉,之前還極力反感葉辰在她家中住下,現在卻又想見見葉辰,這種心理,十分矛盾。

“走了?”何慧敏一臉憂色,“他一個人,在盧城無依無靠,他會去哪?”

肖雯玥心中有些煩亂,隨口回道:“也許他有自己的去處,對了,他走之前,留了東西給你,就是那個!”

她指的自然是葉辰留下了牛皮紙包裹。

何慧敏聽說也葉辰留下來了,立刻將包裹打開,看到里面的東西后,她先是一愣,而后表情舒展,露出欣慰的笑容。

“媽,里面是什么東西?”

肖雯玥扭過頭來,一臉好奇。

何慧敏將包裹攤開,露出了一扎扎的百元大鈔,足有十扎,而旁邊,是之前何慧敏給葉辰的那一千元現金。

何慧敏將錢放在了一旁,下面是一張字條,肖雯玥忍不住快步上前,想知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只見字條上面寫著一段話:滴水之恩,涌泉相報,何姨的恩情,葉辰永遠銘記在心,這是我還您的錢,有機會再來拜訪!

何慧敏感慨道:“當年,我在山中迷迷路,是小辰帶我從大山里走出來的,事后我給了他一萬塊,當做答謝,但他堅持說這是他借給我的,日后一定會歸還,我當時也沒當回事!”

“沒想到,過了幾年,他真的來還錢了,而且,還還了十萬,這樣的男孩子,真是世間少有了啊!”

一旁的肖雯玥聞言,頓時如遭雷擊,表情徹底凝固。

第9章 武道至尊

肖雯玥回到了房間,一個人靠在陽臺上,神情恍惚。

之前,她覺得葉辰厚臉皮、沒有牌面、死皮賴臉地跑來投靠她的母親、還不知廉恥想要在這里住下,她以一副高傲姿態教訓葉辰,說他不知道自食其力。

之后,更是向閨蜜李晶晶吐槽,李晶晶還跑到葉辰面前說教了一番。

到頭來,葉辰壓根就不是來尋求幫助的,是來還錢的,而且還是十倍奉還。

從頭至尾,葉辰都沒有反駁過一句,也沒有解釋過什么,而在她危難關頭,還挺身而出出手相救,她卻連一句最基本的“謝謝”都還沒來得及說!

肖雯玥拍了拍腦袋,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難受過。

“葉辰,你去了哪里?”

傍晚時分,葉辰接到了吳廣富的電話。

“辰少,你要找的省內最肥沃的土地,還要花一些時間篩選,至于您說的那位女孩子的信息,已經查到了!”

“她就讀于三中高三四班,我已經幫您安排了插班生的身份,學生證也辦好了,今晚就給您送到別墅去!”

葉辰點頭道:“我知道了,土地的事情,不用太急,重要的是細心,信息一定要確保準確!”

吳廣富連連應聲,葉辰這才掛斷了電話。

“嗖!”

他剛轉過頭,一道勁風撲面而來,是一顆鐵球,就砸在他腳旁,將堅硬的石板都砸裂了一個窟窿。

“孩子,沒傷到你吧?”

一個中年人快步走來,對葉辰歉意道。

他長著方正國字臉,虎目泛光,看上去威勢逼人,舉手投足自有一股莊嚴氣度。

她身旁跟著一個十七八歲的嬌俏女孩,樣貌精致,膚純齒白,穿著一身黑色武服,纖纖玉手上還抓著一個鐵球。

見葉辰沒有回答,而且鐵球只是砸在地上,她頓時皺眉道:“爸,又沒傷到他,干嘛給他道歉?”

她聲音略帶刁蠻,一聽就知道平日里是被慣壞了。

“小苑,住口,鐵球脫手本來就是你的不對,雖然沒傷到人,但驚擾了人家,趕快道歉!”

中年人一臉正氣,嚴肅道。

名叫小苑的女孩一臉不情愿,但還是對葉辰說了一聲對不起,聲音有氣無力,毫無誠意。

葉辰看了中年人一眼,而后又掃向小苑,淡淡道:“以后要用鐵球練拳,最好小心一些,換個沒人的地方!”

小苑一聽,頓時來了脾氣,也不顧中年人在場,嗔怒道:“我已接近跟你道歉了,不要得寸進尺!我選什么地方,跟你有關系嗎?我就喜歡在這里練,怎么了?”

她從小嬌生慣養,什么時候被家里之外的人教訓過?

不過她也十分奇怪,葉辰怎么知道她是在用鐵球練拳?

葉辰輕笑一聲,搖了搖頭,并沒有跟她再去爭辯,快步離開了。

“什么人啊這是,我勉為其難給他道歉,還真覺得自己是個人物,跟我裝起來了!”

看到葉辰遠去,小苑還是一臉不爽,忿忿道,要不是她父親在旁,她早就忍不住出手教訓葉辰了。

“小苑,我跟你說過多少次了,你這性格,得改啊!”

中年人正色道:“不要以為練了內家拳,修成了內勁,還有我們寒家站在你背后,就可以橫行無忌,不把他人放在眼里!”

“這世界上,臥虎藏龍之輩不知何幾,你這性格,終歸會吃虧的!”

小苑根本沒把中年人的話放在心上,不以為然。

“臥虎藏龍?爸,你看那家伙的樣子,像是什么龍虎之輩嗎,我看就是個軟腳蝦,有什么好顧忌的!”

中年人這次倒是沒有反駁,的確,葉辰腳步虛浮,動作隨意,根本不像是會武的人,并不值得他注意。

葉辰在繁華的市區閑逛了一晚,體驗了一把重歸城市的感覺。

他這些年來,要么就是在深山野林,要么就是在絕境險地,現在重回都市,給他一種久違的新鮮感。

這一逛,就逛到了晚上十一點多,街上行人已經寥寥無幾,他途徑一條偏僻的街道,街道盡頭,是一家宵夜攤,一陣香味撲鼻而來。

葉辰閑來無事,就在宵夜攤坐了下來,點了一碗麻辣牛肉面,細細品嚼。

他坐下后不久,又有兩人來到,無巧不巧,正是他之前遇到的那對父女。

中年人對葉辰點頭微笑,坐到了旁邊桌,小苑卻是白眼一翻,根本懶得理會葉辰。

“到哪都能遇到這個家伙,真是晦氣!”

葉辰自顧自吃面,對這對父女的到來罔若未聞。

小苑練了一夜,感覺到非常饑餓,宵夜一上來,便狼吞虎咽,中年人坐在一旁,時不時露出微笑。

宵夜攤旁邊,是一個建筑工地,雖然時值深夜,但仍舊有人在忙碌著。

小苑快要吃完,中年人起身到街道另一頭的商店去買些營養飲料,他剛走出百步,只聽得“哐當”一聲巨響。

中年人驚詫地抬頭看去,只見建筑工地上的起重機繩索斷裂,足有數頓重的鋼材垂直掉落,而所掉落的方位,正是小苑坐的位置。

“小苑!”

中年人驚呼出聲,目呲欲裂。

他雖然實力不俗,但此刻跟小苑相距百米距離,而那鋼材垂直下落的速度卻是不下于一匹狂奔的野馬,他還未到達小苑身旁,鋼材早已落下,他根本趕之不及。

小苑也意識到了危險發生,起身想要躲開,但她今天蹲馬步蹲了六個小時,同時以鐵球練拳,體力消耗巨大,這一下神經反應根本跟不上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數頓重的鋼材當頭壓下。

“不要!”

看著鋼材越來越近,她尖叫出聲,滿心絕望,已經閉上了眼睛。

“唉!”

就在此時,一聲輕嘆從旁傳來,同一時間,小苑感覺到身側有風流涌動。

過了許久,小苑并沒有感覺到巨大重量壓砸在自己身上,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,頓時呆住。

在她身側,一道修長的身影傲然而立,一只手掌微微抬起,竟然將那數噸重的鋼材,就這樣托舉在了半空中。

百米之外,中年人表情駭然無比,聲音更是止不住地顫抖起來。

“瀟灑如意,舉萬斤如鴻毛,這少年,竟然是一位武道至尊?”

第10章 何為至尊?

葉辰單手插兜,另一只手將這重達數頓的鋼材托舉,好像舉著一根羽毛。

小苑從驚懼中回過神來,一臉的難以置信,在她眼中,手無縛雞之力的“軟蛋”,竟然一只手承托數頓重物,還救了她?

中年人面目悚然,心中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。

他非常清楚,葉辰這一手,代表著什么。

葉辰手臂一抖,鋼材向上躍起一段距離,而后他又是一個輕輕撥動,鋼材平穩地落在了地上,連一點壓塌的痕跡都沒有。

“謝謝謝!”

小苑即便再刁蠻,她也知道自己遇到了真正的高手,趕忙致謝。

葉辰掃了她一眼,連回都懶得回,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。

以小苑的刁蠻性子,他本來不愿意幫忙,但在小苑身上,他看到了一個人的影子,所以才會出手相救。

葉辰那不咸不淡的態度,讓小苑大為不滿,她皺了皺眉,正要說些什么,百米之外的中年人快步走來,在葉辰旁邊鄭重抱拳,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。

“原來是武道至尊在此,后學之輩,寒家寒風,見過至尊,多謝至尊對小女寒苑的救命之恩!”

寒風這一躬身,讓得旁邊的小苑徹底呆住。

這可是她的父親,寒家第二代嫡系長子,在寒家舉足輕重的人物啊!

平日里,除了老爺子之外,她從未見過寒風對誰如此恭敬客氣,就算是許多大集團的老總級人物,在寒風面前也唯唯諾諾,賠笑相應,何曾有寒風需要拜見的人物?

葉辰,不過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年,雖然有些能耐,救了她一命,但道個謝,給些錢財也就罷了,不至于讓寒風如此尊崇吧?

面對寒風的行禮,葉辰表情沒有太多變化。

“小事而已,你們不用太在意!”

他喝下一口湯,站起身來就準備離開。

“至尊請留步!”寒風見狀,趕忙上前一步。

“不知至尊可否留下聯系方式,也好讓我寒家能夠有機會報答您的救命之恩!”

葉辰聞言,擺了擺手:“不必了!”

“我跟寒家沒什么交情,你們也不用把這當成什么恩情,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!”

他走得瀟灑干脆,并沒有因為救了寒苑就以恩人自居。

葉辰離開,寒風站在原地,話音堅定。

“小苑,你們立刻回去,不論用什么方法,一定要找到他,我寒家,就算花一切代價,也要與他交好!”

小苑一臉不解道:“爸,這是為什么?就算他救了我,但我們寒家也沒必要對他這么重視吧?”

寒風無奈搖頭。

“小苑,有些事情,你并不明白,你知道,跟剛才那位少年交好,對于我們寒家來說意味著什么嗎?”

“他一人,就可以讓我們寒家的實力更上一層樓!”

小苑美眸大張,難以置信道:“這怎么可能?”

她們寒家,在整個川省,已經是最為頂尖的存在,無論是關系人脈,又或是家族底蘊,商業實力,都是超一流,可以說是川省第一大家,鮮有第二個家族能夠與之比肩。

想要讓寒家實力更上一層樓,這需要多大的能量?而寒風卻說,憑葉辰一人就可以讓寒家晉升,她覺得不可思議。

“小苑,這個世界,遠比你想象中的大得多,有許多自身實力強悍到足以改變格局的存在!”

“剛才那位少年,就是其中之一!”

寒風指向擺放在地上的鋼材。

“這些鋼材捆綁在一起,重達數頓,從十幾米的高空落下,下墜加速度再加其本身的質量,足有十多頓重,足以將一輛小轎車壓扁。”

“剛才若是換做他的位置,只能夠選擇將你拉開,躲避從天而降的鋼材,卻不可能去硬接,更別提單手托舉了。”

“這么大的重物從高空落下,我若是強行硬接,只會被砸得筋骨斷折,骨骼盡碎,但他,卻是實實在在的正面硬抗,而且將鋼材全部接下,地面也沒有半分裂痕。”

“這不只是需要對力道的絕對把控,自身更是要具備極為強橫的力量,這一點,在我所知的人物之中,僅有寥寥幾人能夠做到,而這些人,無一例外都是武道界之中的頂尖存在!”

寒苑表情一窒,驚愕道:“什么?你是說那個少年,是武道界中的頂尖高手,比你還強?”

寒風自嘲道:“我算什么,我雖然早年得名師指點,但終究天賦有限,現在四十五歲了,也僅僅修到武師級罷了。”

“在武道界的境界劃分中,分武者、武師、宗匠、至尊,而剛才那個少年,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,應該就是一位武道至尊,站在武道界頂點的人物!”

寒苑倒吸一口涼氣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她沒想到,隨便偶遇的一個少年,竟然會是武道界的巔峰人物。

不過她仍舊心存疑惑。

“爸,即便他真的是你所說的武道至尊,但那又如何?他只是一個人,又怎么能夠對我們寒家產生如此巨大的幫助?”

寒風扭頭看向寒苑,搖頭笑道:“小苑,你根本不知道,一位武道至尊代表著什么!”

“慕容無敵這個名字,你應該不會陌生吧?”

寒苑目光微瞇,面上現出無限尊崇,那是對大英雄大豪杰真正由心而發的敬仰憧憬。

慕容無敵,可以說他是華夏的傳奇也不為過,曾效力華夏軍方,其中獲得戰功無數,只要有他參與的戰役,全部都以勝利告終,將敵方全面碾壓,被稱為“軍神”,令得周圍各國聞其名而震恐。

在其四十歲時,急流勇退,選擇了退役,回歸故鄉中海,創立了慕容家族,威震中海,雄視華夏。

其雖然退役,但影響力不但沒有絲毫減弱,反而更是名揚四方,六大軍區無數能人高手都趕赴中海,只求能夠得到他的一句點評指教,跟其學習一招半式,人人都以此為殊榮。

如今距離慕容無敵在軍中時期已經過去了幾年,但他的傳說,仍舊在各方渠道流傳,寒苑更是她的忠實粉絲,對于慕容無敵的事跡,她幾乎可以倒背如流。

慕容無敵在她心中,就是神靈一般的存在。

“慕容無敵,就是一位武道至尊,你現在應該明白,為什么我說那個少年擁有壯大我寒家的實力了吧?”

聽到寒風的話,寒苑吞咽了一口唾沫,心中翻江倒海。

那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少年,竟然跟她所崇拜的英雄人物,是同樣級別的的存在?

《修真棄少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