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萬古戰神》&(全文免費閱讀)聶天【全部章節】

萬古戰神

時間:作者:辰東所來源:zd

《萬古戰神》聶天免費在線閱讀&(全文免費閱讀)萬古戰神【全部章節】精彩試讀:天界第一戰神,卻因功高震主,遭摯愛背叛,死于洞房之夜。聶天重生百年之后,再不做殿下之臣!破蒼穹,逆乾坤,凌萬天,踏萬界!開啟一場與當世天才爭鋒角逐的逆天之旅。這一世,我要創造我的世界!這一世,我要成為萬古天帝!這一世,我要主宰天界神域!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萬古戰神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一卷 戰神重生第8章 你叫我廢物

聶天想殺聶三通,并不是因為后者覬覦家主之位,而是因為后者的所作所為。

身為長輩和下屬,對晚輩和家主下殺手,實在過分。

說實話,聶天對家主之位半點感覺沒有,根本不稀罕,若是誰想要,聶天可以雙手奉上。

但是如果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搶,聶天就不樂意了。

聶天并不打算馬上處理聶三通,因為他的實力還不夠強。

聶三通掌控聶家三年,肯定有不少死忠手下。而他本人又是聶家為數不多的幾位元靈境強者之一,若是強行殺他,對現在的聶家未必是好事。

更關鍵的是,聶天身上的毒,一刻不能耽擱,越拖下去,越難處理。

“元脈之中的毒素是噬魂花之毒,而且毒素已經深入元脈內里,要想解毒,至少要二階甚至三階藥材或靈丹。”感知一下元脈,聶天馬上知道自己所中之毒是什么。

前世的聶天,是一位修煉全才,除了武道修為達到天帝九重之外,對煉丹,煉器,靈陣全都有涉獵。尤其是煉丹一道,已經是九階丹帝,他本人還是天界煉丹師公會的七大長老之一。

整個天界,能在丹道上和聶天媲美的,不出一手之數。

知道了元脈之毒,聶天卻苦笑一聲:“解除噬魂花之毒,需要七葉凈脈草,或妖神花,或血靈果,或者二階木屬性靈核。這些東西,墨陽城有嗎?”

聶天此時所在的墨陽城,是晨昏神域之下三千小世界中一個偏僻小城。

他記得,整個墨陽城,沒有一個煉丹師,沒有藥莊,更沒有煉丹師公會。

他要的這幾種藥材,都是二階藥材。雖然很尋常,但要在墨陽城中尋到,估計有點難。

“真不知道聶三通的毒丹從何而來!”聶天嘀咕一句。

“先去坊市碰碰運氣,實在不行就去裂云山脈一趟。”聶天輕嘆一聲,如果實在買不到藥材,只能去裂云山脈了。

噬魂花之毒是慢性劇毒,越是往后拖,毒性越強,所以一定要盡早解毒。

片刻之后,聶天的身影出現在聶家財務堂。

既然去坊市,就需要錢,他來財務堂拿錢。

“快看,家主來了,快給家主讓路。”

“家主大人今天在議事大堂真是霸道,扇了巴家大少爺的臉,還把他打得下跪!我就在一邊看著,真他娘的過癮!”

“可不是嘛。我還聽說,連巴家大管家都給家主下跪呢,屎都嚇出來了。哈哈!巴家算什么東西,敢跟我們聶家叫板,還給一個傻子提親,這不是找死嗎?”

財務堂聚集不少聶家子弟,見到聶天到來,紛紛讓路,小聲議論。

強勢還擊巴家的挑釁之后,聶天在聶府的地位,青云直上,儼然成了拯救聶家的大英雄。每個人看向聶天的眼神,都滿含敬畏。

聶天并不理會這些人,而是徑直走進財務堂。

財務堂堂主李安順,身材五短肥胖,面相兇狠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。

他并非聶家之人,能當上聶家財務堂堂主,因為有個好姐夫,聶三通。

此時李安順靠躺在椅子上,雙眼瞇著,好似根本沒有看到聶天來到一樣。

今天在議事大堂發生的事情,李安順早有耳聞。

但是他并不信,他覺得,肯定是聶家長老會的人親自出手,打了巴家的人。

聶天乃是一個元脈盡毀的廢物,怎么可能敢打巴家大少爺,更不可能讓巴家大少爺下跪。

“你是財務堂堂主?”聶天看了李安順一眼,臉色有些陰沉。

自己是家主,這人如此傲慢,顯然沒把他這個家主放在眼里。

“喲!家主!”李安順瞇著的眼睛睜開,一副很驚訝的樣子,一臉的皮笑肉不笑:“家主好清閑,來財務堂視察工作嗎?依我看,家主身子弱,還是好好養傷要緊,別出來瞎跑。你們幾個,趕緊把家主攙走。”

李安順說著,跟外面的幾個人擺擺手。

但是外面的人紛紛后退,嚇得臉都綠了。

聶天的霸道,他們都有見識,在這種時候,李安順居然敢戳老虎屁股,只能說他勇氣可嘉。

聶天臉色沉了沉,但并不想和李安順糾纏,冷冷道:“給我取一百枚金幣。”

“喲!一百金幣!”李安順怪叫一聲,斜了聶天一眼,斥道:“你一個廢物,要這么多錢干嘛。”

廢物!

這兩個字喊出來,顯得異常刺耳。

“你叫我廢物?”聶天看著李安順,嘴角扯起一抹玩味的笑意。

“哼!”李安順輕蔑一笑,突然站起來,道:“你元脈盡毀,半點力氣沒有,不是廢物又是什么。”

李安順的氣勢很足,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家主,而是家奴。

聶天微微搖頭,他本不想出手,但現在看來,有人不開眼,不出手不行了。

李安順突然察覺到一股涼意,心頭莫名顫栗一下。

“啪!”下一刻,清亮的耳光聲響起,李安順完全沒有任何反應,半邊臉刷地腫起來。

李安順瞪大了小眼睛,有一種如在夢中的感覺,看著眼前的聶天,似乎還不相信。

“哎喲!”知道臉上的灼痛傳出,他在怪嚎一聲,旋即指著聶天怒斥:“小兔崽子,你敢打我!你知不知道我是誰?”

“啪!”不等李安順說完,第二巴掌響起來,聶天根本沒興趣知道李安順是誰。

“小兔崽子,我是大執事的……”李安順怒吼,但是話只能說出一半。

“啪!啪!啪!”清脆的耳光聲此起彼伏,李安順始終沒有把話說全的機會。

連續掄了十幾巴掌,聶天感到手都疼了,這才停了下來,有些同情地看了李安順一眼,淡淡道:“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是誰了。”

此時李安順半邊臉鼓得老高,一道道的指印透著血痕。

他驚恐地看著聶天,突然哇啦一聲哭出來:“我是大執事的小舅子啊!”

聶天愣了一下,旋即一笑,淡淡道:“那確實該打。”

他現在終于明白,為什么李安順這種仗勢欺人的狗奴才能當上財務堂堂主,原來是有個好姐夫。

既然李安順是聶三通的小舅子,那這頓揍挨得一點都不冤。

如果聶天提前知道李安順的身份,先前的巴掌肯定會更狠。

此時,外面的人都看愣了,紛紛倒吸涼氣。

片刻之后,終于有人忍不住偷笑,李安順那副抱著豬頭痛哭的樣子,實在可笑。

“此人蔑視家主,挑釁家主威嚴,該不該打?”聶天抬頭,玩味的目光掃向眾人。

“該打!真該打!打死都是應該!”眾人反應過來,紛紛點頭。

李安順被打,沒有人表示同情。因為他仗著財務堂堂主的身份,平日里沒少欺負人。

今天聶天打他,完全是除暴安良,張揚正義。

第一卷 戰神重生第9章 劍絕天斬

“你們中間有沒有財務堂的人?”聶天臉色緩和一下,淡淡一笑,朗聲問道。

眾人不知道聶天接下來要干什么,好半天之后才有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武者站出來,顫聲道:“回,回家主,小的聶安民,是財務堂的人。”

聶天看聶安民戰戰兢兢的樣子,不禁一笑,心道:“我又不是殺人嗜血的怪物,有必要這么害怕嗎?”

“聶安民,很不錯。”聶天點一點頭,道:“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財務堂新堂主。現在給本家主取一百金幣來。”

聶愛民愣在原地,半天才反應過來,旋即一臉狂喜,趕緊跑進內堂,很快取出一百金幣。

聶天拿到金幣,直接離開。

至于抱頭痛哭的李安順,自會有人處理。

“娘的,這就成財務堂堂主了?早知道老子站出來了!”聶天離開后,眾人都是一臉悔恨。

聶天這個家主,做事干凈利落,一點也不拖泥帶水。

而且現在的他,的確有罷免財務堂堂主的權利,畢竟大長老聶文遠是站在他一邊的。

出了聶府,聶天直奔墨陽城坊市。

此刻正值中午時分,坊市之中,熱鬧非凡,到處擠滿了人。

各種叫賣聲,爭吵聲,混雜在一起,像是宏大的進行曲。

聶天在坊市轉了一大圈,卻沒能找到自己想要的藥材。

坊市之中的攤位,大多賣的都是一階藥材,一階靈兵,偶爾還有一些一階靈丹或者低階靈獸幼崽,以及各種雜亂的東西。

聶天估計,聶三通的毒丹有可能是從坊市之中淘來的。

“唉!”聶天輕輕一嘆,苦笑道:“看來只能去裂云山脈一趟了。”

噬魂花之毒不能耽擱,聶天必須去裂云山脈親自找尋藥材了。

“嗯?”就在聶天轉身想要離開的時候,目光突然被一個攤位之上的一把斷劍吸引。

斷劍只剩半截劍身,劍體呈暗黑之色,散發著古樸暴戾的氣息。

“這股氣息好熟悉。”仔細感知斷劍之中的殘存劍意,聶天嘴角突兀地勾起,神情瞬時變得復雜。

“我的老伙計,竟然是你!”許久之后,聶天眼神變得熾熱,心中好似燃燒著一團烈火。

眼前的斷劍,聶天太熟悉了,正是他在天界之時所使用的佩劍,劍絕天斬!

劍絕天斬在聶天對戰生平第一強敵,魔界之皇戚武嘯天之時,被對方的梟龍魔刀斬斷,隨后遺失在天界深淵,不知所蹤。

聶天萬萬沒想到,百年之后重生,竟然會重遇劍絕天斬。

不由得,聶天拿起斷劍,一股熟悉而陌生的氣息涌上心頭,頓時讓他有物是人非,滄海桑田之感。

“一百年了,我的老伙計,你的氣息依舊熟悉,這一次,我聶天再不會讓你沉淵。既然我重生一次,又遇到你,那么斷劍也該重生了。劍絕天斬,我一定會讓你洗盡污垢,再現鋒芒。”聶天撫摸著斷劍,眼神之中的迷離漸漸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極致的堅定。

攤主是一位白發老者,見聶天這副神情,愣了一下,眼珠一轉,笑道:“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,這柄斷劍乃是一把上古神器,在折斷之前,曾經斬殺過魔族妖龍。老朽研究多年,至今都沒有鑒定出它是用什么材料鍛造而成。”

聽著老者的述說,聶天微微一笑。

他自然聽出來,老者純粹在胡編瞎謅,不過是想提高價格而已。

不過這老者倒是有點編故事的能力。劍絕天斬雖然不是上古神器,卻是真的斬殺過魔族妖龍。

而劍絕天斬的鍛造材料,乃是聶天取自一顆隕落星辰的星辰之心。

他將星辰之心交給天界第一煉器師天工,天工花費大量心血,耗時一年終于打造完成。

劍絕天斬出世之時,沖天的劍芒,直刺九重天,震驚整個天界,被譽為天界十大名劍之首!

天工曾說過,劍絕天斬是他一生最得意之作。

可惜的是,百年之后,曾經的天界第一名劍,竟淪落為三千小世界的地攤貨。真是令人不勝唏噓。

“多少錢?”聶天不想和攤主廢話,直接問道。

攤主狡猾一笑,說道:“此劍若是沒有損壞,至少是三階靈兵。老朽見公子真心喜歡,便以一階靈器的價格賣給公子。收公子一百枚銀幣。怎么樣?”

攤主說完,精銳的小眼睛打量著聶天。

“好!”聶天淡然一笑,十分干脆。

很顯然,這老者根本不知道劍絕天斬是什么級別的靈器。

劍絕天斬由天界第一煉器師用星辰之心打造,被稱為天界第一名劍,乃是真真正正的九階帝器!

如果劍絕天斬只是三階靈器,又怎么可能斬殺魔族妖龍。

最重要的是,劍絕天斬是聶天曾經的佩劍,別說一百枚銀幣,就是一百萬枚金幣,他也絕不含糊。

攤主見聶天如此干脆,不禁有些后悔,早知道就多要一點了。

但他還算有信義,并不反悔,依舊一臉笑呵呵的,道:“公子,老朽這里還有其他的靈器,不知道公子有沒有興趣?”

聶天掃視一眼攤位,看到的都是破損的靈器:生銹的丹鼎,斷裂的大刀,破損的戰甲,甚至還有只剩下一半的棋盤。

敢情這個老者是專門鼓搗破損靈器的。

聶天精神力展開,逐一感受一下眼前的靈器,很失望,并沒有什么發現。

“多謝老先生。”聶天不愿再耽擱,拿出十枚金幣遞過去。

一百枚銀幣,也就是十枚金幣。

三千小世界的通用貨幣就是各種金屬幣,一金十銀,一銀十銅,一銅十鐵。

買下劍絕天斬,聶天心情非常好,打算立即前往裂云山脈。

“聶天!”就在他轉身的一瞬,一道聲音突然在背后響起。

聲音非常好聽,宛如天籟,但同時,充斥著一股冰冷的味道。

聶天腳下一頓,轉身回頭,入眼的身影,讓他微微一怔。

眼前少女,年約十五六歲,秀美絕倫的面孔,美撼凡塵,傾國傾城。

她站在那里,全身散發著冷冰冰的氣息,好似一株出塵絕世的冰山雪蓮。

聶天沒有想到,在這三千小世界的偏僻小城,竟然有如此絕世的女子。

“墨如曦!”腦海之中,迅速搜集到關于眼前少女的信息,聶天喊出她的名字。

眼前少女名叫墨如曦,墨陽城城主的掌上明珠。

“聶天,你總算還記得我。你終于肯露面了嗎?”墨如曦再次開口,聲音依舊冰冷,但語氣之中好似夾雜著一股淡淡幽怨。

第一卷 戰神重生第10章 墨如曦

聶天聽出墨如曦的幽怨之情,頓時感覺有點蒙,他不記得自己和墨如曦有什么情感瓜葛,兩人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幾次。

“難道她一直暗戀我?”看著如一幅畫一般的墨如曦,聶天心頭出現一個得意洋洋的猜測。

“你在等我?”稍稍鎮定一下,聶天問道。

“一直在等你。”墨如曦回答。

“等了我三年?”聶天來了興趣,難掩興奮。

“等了你三年。”墨如曦美眸閃爍,旋即露出更加冰冷的神情,說道:“三年前,我在墨陽城武會上敗給你。這三年來,我一直都在努力修煉,今年的武會,我一定要贏你。”

墨如曦說得堅決,聶天聽得頭蒙。

“你是想打敗我?不是暗戀……我。”聶天咽了一下口水,臉上竟有些失望,搞半天空歡喜一場。

雖然之前的聶天有些天賦,但也不至于有那么大魅力,讓墨如曦暗戀三年。

三年前的武會,聶天身為墨陽城第一天才,風頭強勁,輕松拿下武會魁首,墨如曦屈居第二。

這三年來,墨如曦沒有一天不想著要打敗聶天。

但是聶天卻好像銷聲匿跡一般,再也沒有在墨陽城公開場合出現過。

墨如曦自然想不到,聶天這三年來都在借酒澆愁中度過。

所有人都說聶天成了廢物,但墨如曦卻不信。

她不相信,那個當初打敗的少年會淪為廢物。

“暗戀什么?”墨如曦愣了一下,臉上頓時顯露出好奇少女的可愛。

“沒什么,是我想多了。”聶天淡淡一笑。

“你……無恥!”墨如曦冰雪聰明,馬上想到什么,臉頰不由得一紅。

聶天心里有鬼,嘿嘿一笑,忽然盯著墨如曦,皺眉道:“你還是元脈境武者?”

“無恥之徒,我是元脈境武者又如何,照樣能打敗你!”墨如曦還在想著聶天說自己暗戀他的事情,俏臉紅紅的,嬌喝一聲。

這個時候,周圍聚集了不少人,紛紛認出聶天和墨如曦,開始議論起來。

“這不是墨大小姐嗎?怎么在和人吵架啊?”

“這少年是誰,看上去有些面熟。好像,好像是聶家的廢物家主!”

“沒錯,就是聶家的廢物家主,聶天。他都好幾年沒出現了,我還以為他死了呢。”

聽著人群的不堪言論,聶天微微搖頭,旋即對墨如曦說道:“墨如曦,你三年前已經是元脈八重,如今三年過去,實力只有元脈九重,只增長一重。你停留在元脈九重至少兩年了吧?”

聶天對其他人根本不在乎,隨他們怎么說。

他盯著墨如曦,精神力感知一下后者,臉色刷地變了,一個震撼的名字出現在他腦海:九天神凰!

墨如曦見聶天盯著自己,絕美的面孔僵硬一下,冰冷道:“是又怎么樣?關你什么事?”

聶天調整一下情緒,神情嚴肅地道:“我覺得你的元靈有問題,我可以幫你,但這里人多,我們能不能找個沒人的地方,我想和你……”

“無恥之徒,你想和我干什么?還要找個沒人的地方。”不等聶天說完,墨如曦突然搶白,臉頰更紅。

“我只是想和你聊聊。”聶天頓時無語,一臉無奈地說道。

真搞不明白,這小丫頭腦子里在想什么。

“無恥之徒,我和你之間有什么好聊的。”這么多人看著,墨如曦小臉都紅到耳根了。

周圍的人紛紛抱起膀子,一臉開心,準備看好戲。

聶天實在無語,墨如曦一口一個無恥之徒,真是讓他百口莫辯。

頓了一頓,聶天說道:“墨如曦,兩年以來,你的小腹處每天灼痛不止,猶如烈火炙烤一般,尤其是在日中陽光毒烈之時,灼痛感就會成倍加劇。”

聶天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。

“聶天果然是一個廢物,又開始胡言亂語了。”

“真是恬不知恥,扯皮都不帶臉紅的。”

“這種人就不該活著,真是浪費空氣。”

圍觀之人以為聶天在故弄玄虛,紛紛嘲諷起來。

但是,墨如曦卻愣住了。

她的情緒出現了波動,絕美的臉上閃過一抹不可思議,一雙美眸盯著聶天,釋放著驚訝的光芒,分明是在說,你怎么知道?

“現在我們可以聊一聊了嗎?”聶天淡淡一笑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墨如曦猶疑了一下,道:“你跟我來。”

“好。”聶天點點頭,跟上墨如曦。

就在兩人準備離開的時候,一道刺耳暴戾的聲音突然響起。

“聶天,你真是長了一副好狗膽,居然敢走出聶家大門!”暴戾的聲音落下,人群紛紛散開,一道并不陌生的身影出現,巴子陽!

巴子陽大踏步走過來,全身散發著狂暴的怒意,臉上掛著猙獰的笑意,一雙毒辣的眸子死死盯住聶天。

人群感受到巴子陽身上的暴烈氣息,紛紛下意識地后退,悄聲議論。

“是巴家大少爺巴子陽,巴家和聶家可是死對頭啊,他不會是要打聶天吧,這可是公眾場合,怎么說聶天也是聶家家主啊。”

“我想起來了,好像巴家大少爺昨天就把聶天打了,聽說還打得不輕呢,聶天怎么今天突然跑出來了,看來是沒有被打夠吧。哈哈。”

“聶天是聶家的廢物家主,遇到巴家大少爺,這下要被打慘了。”

此時,巴家提親失敗的事情還沒有傳開,所以人們還不知道聶天今早的精彩表現。

不過用不了多久,聶家的人就會把這種消息傳開,到時候墨陽城的人就知道聶家的強勢了。

“喲,這不是巴家大少爺嗎?好大的威風啊,是不是臉不疼了,膝蓋也不軟了。”聶天斜了巴子陽一眼,一臉戲謔。

巴子陽身后還跟著幾個巴家的子弟,都是一副滿臉兇狠躍躍欲試的樣子。

只要巴子陽一聲令下,他們就會把聶天撕成碎片。

巴子陽被聶天戳到痛處,臉上猙獰一笑,冷冷道:“聶天,你以為本少真的怕你嗎?你施加在我身上的恥辱,我現在就要讓你百倍償還!”

在聶家議事大堂,巴子陽選擇隱忍,那是因為聶家的長老都在。

此刻,在坊市之中,他再沒有任何顧忌。

現在,他就要好好暴打聶天,打得聶天求饒,打得聶天下跪,打得聶天連爹媽都認不出來!

《萬古戰神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