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孤島求生記》&(全文免費閱讀)張浪景苒【全部章節】

孤島求生記

時間:作者:慕思杭來源:zd

《孤島求生記》張浪景苒免費在線閱讀&(全文免費閱讀)孤島求生記【全部章節】精彩試讀:飛機失事,我和女上司被困在了一個荒島,前途艱險,我得保護她,我們要活下去……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孤島求生記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一卷 荒島求生第8章 編制繩子

我的目光在叢林游離,過了好一會兒,才說道:“你們在這兒等我,我找一些樹藤!”

“嗯!”

我走進了叢林,這一次運氣不錯,我想要什么,就看到了什么。

進入叢林不遠,真的有一棵比較巨大的樹,樹枝上也垂下樹藤,七七八八,就像垂柳一樣。

我不知道這樹的學名叫什么,但是這隨便拉了一根樹藤看了看,大約有一只鉛筆的粗細,要是纏繞在一起做一根簡易的麻花繩,應該能支撐我的身體重量。

可我并沒有匕首之類的工具,要弄斷樹藤又成了一個難題。

四處打量了一番,我只能找到一塊稍微尖銳的石頭。

“嬌嬌!”我對著叢林外的白嬌喊了一聲,不一會兒,白嬌來到我身邊。

我指著樹干說道:“一會兒我爬上去,用石頭砸斷一些樹藤,到時候你就一直在下面拉!”

“嗯,你小心一點!”

“嗯!”

我將那塊尖銳的石頭放到了褲子口袋里,為了避免一個不小心石頭脫手而出,我還特意又找了一塊備用。

這棵樹的樹干直徑大約有我半個手臂粗,農村長大的我爬樹的技術也是一流,雖然現在很乏力,但還是三兩下就爬了上去。

一只手抓著稍微粗壯一點的樹枝,另一只手伸出去,對著樹藤的根部,用力敲下去。

我和白嬌花了差不多半個小時的時間,才弄斷二十根左右的樹藤,每一根樹藤大概有三四米長,應該勉強夠用了。

下了樹,我幾乎累得快要癱瘓了,但此時還不是我歇息的時候。

我和白嬌拖著這些樹藤,坐到了景苒身邊。

“你們準備用這些樹藤爬下去?”景苒,眉頭緊皺,顯然她也能看出,這樣粗細的樹藤,不足以支撐一百多斤的重量。

我糾正了她的說法:“是我,不是我們……這種危險的事兒,交給我吧,你和嬌嬌在這上面等我!”

“你一個人,確定沒問題嗎?”白嬌有些擔心地問。

“沒事兒,你想想,肯定要留一個人在上面隨時檢查樹藤的情況,要是不小心斷了,苒姐一個人在上面怎么弄?”

“也是……”

白嬌無奈地嘆了口氣。

景苒面露疑惑,我知道她想說什么,便搶先道:“肯定不是這么簡單就下去了,還要編繩子……不然樹藤斷了掉下去,以后誰和你一起生猴子?”

后半句話,讓景苒又是一陣冷臉,我哈哈大笑,將一部分樹藤遞給白嬌。

于是,我們開始編制繩子,景苒因為手上還能活動,也來一起幫忙。

懸崖差不多三十米,而我們還要預留一些長度來固定,也就是說,我們必須編制出三十二米左右的繩子。

樹藤總共二十根,每根四米,也就只能兩根樹藤為一編。

麻繩的制作非常的簡單,只要相互纏繞就行了,難就難在要接成長繩。

這種體力活兒自然是交給我來做,我像系鞋帶一樣,把編制好的兩段麻繩打了死結,但是因為樹藤的柔軟度不夠,死結還不是很死,于是我一只腳踩住,兩只手用力握著繩子的一端,再用力一拉,這樣總算緊一點了。

不知不覺,已經是到了黃昏了,我斜眼望了去,見海天相接的地方,一輪紅日失去了白天的暴烈光線,收斂了光環,緩緩落下。

一陣海風吹來,總算是有些清涼。

“我們得快一點了,一會兒天黑了就不好辦了!”

“嗯!”

我們都加快了手里的動作,包括景苒,她平時養尊處優,這些事對她來說確實困難,但還是十分努力,累得香汗淋漓。

“完成了!”

當我幾乎快要脫力的系好最后一截,內心的喜悅洶涌而至。

“嬌嬌,咱們拖到那懸崖邊上去!”

“好!”

我和白嬌一人拉著一段,費力地往懸崖邊上走。還別說,這繩子真特么是重,我都佩服我們居然能做出這么長的麻繩。

好不容易來到了懸崖邊上,我找到一塊比較高的凸起,將繩子的一頭綁在上面,還特意繞了一圈,拉到了半米外的另一個凸起邊。

半米外,兩塊巖石凸起,我在繩子的一頭綁了一個疙瘩,塞了進去,這樣才能保證這方面不會脫落,否則我可不敢保證白嬌到時候能把我拉上來。

一切準備就緒,我要下去了。

“嬌嬌,照顧好苒姐,我沒上來之前,千萬別亂走!”我十分沉重對白嬌囑咐,雖然我下去很危險,但她們在上面也不是很安全。

“嗯,你也小心!”我看到白嬌的眼眶中有些晶瑩地閃動,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頭發:“不要擔心,哥哥我還要回來保護你們呢!”

白嬌一把將我的手打掉,笑罵:“別吃我豆腐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我哈哈大笑,小心翼翼蹲下去,最后趴在懸崖邊上,白嬌將繩子的一頭扔下去,我兩只手死死攥住繩子。

“張浪!”正當我準備往下降的時候,白嬌抿著嘴唇突然叫我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小心點!”

我靠,難道患難見真情,白嬌這妞兒早就對我有意思?

“嗯!”我收起調笑的心思,在白嬌的注視下,攥著繩子艱難地往下爬。

這活兒,真不是人干的。估計是編繩子的時候,太過用力,摩擦得太厲害,才下降了兩三米,我的手上就傳來一陣劇痛。

我也佩服我自己,一天時間,就喝了一小口水,居然還有力氣。

就這樣,我一點一點小心往下移動,最后終于來到了繩子末端。

“我靠……”

剛剛在上面的時候沒注意,現在我來到繩子末端才發現,繩子這一頭,距離機艙還有兩米五左右。

“尼瑪比……”

我真想罵人,但這是我自己估算失誤,我能怪誰?

現在都下來了,難道我要爬上去從新再編一段?不行不行。

不就兩米多嗎,怕個毛!

我一咬牙,閉上眼睛,松開了繩子。

砰。

一聲悶響,我特么的居然是屁股先著地。感受到臀部那四分五裂的疼痛感,我一下子從機艙上跳起來,捂著屁股就開始不停地搓。

“嘿……張浪……你在干嘛呢……興奮過頭了嗎?”

第一卷 荒島求生第9章 黃雀在后

白嬌的呼喊聲從上面傳下來,我靠,興奮過頭?你怎么不從兩米多高的地方摔下來試試?還是屁股著地。

為了節省力氣,我也沒有回應白嬌。

仔細打量了一下機艙,整個機艙是圓柱體,因為斷了一截,大概高度在四五米左右,直徑也應該有兩三米。

我的腳下,正好有一個窗戶,窗戶的玻璃已經碎掉,還有一些玻璃塊留在上面。

我用腳踢掉了所有玻璃,這才直接爬進機艙。

此時還好,太陽沒有完全落下,夕陽的余暉,正好是從兩扇窗戶照射進來。

這是一個休息艙,因為機艙的撞擊,已經亂成一片了。

兩個小床鋪就這樣橫著阻斷在機艙中間,我一眼便看到了地上兩瓶礦泉水!

“媽的,好!”

我居然十分神經質的一個人哈哈大笑起來,因為我伸手去撿礦泉水的時候,我還看到了一個推車,推車里都是一些零食和飲料,里面的量足夠我和兩個美女生活好長一段時間了。

我迫不及待從里面撈了一包榛子巧克力,狼吞虎咽起來,都說巧克力應該細嚼慢咽才能嘗出不一樣的滋味,但能把巧克力當飯吃的人,全世界只怕找不到幾個,而我現在就成了其中之一。

我喝了一大瓶可樂,這才滿足的坐在地上,感嘆人生如此多彩。

我又在機艙找到兩個旅行包,還是大一號的那種,旅行包里是很多男人的衣服和食物。

當然,衣服也是需要的,畢竟這個荒島白天和晚上溫差很多,尤其是下半夜,海風吹得人瑟瑟發抖。

為了一次能帶更多,我從旅行包里拿出兩件毛衣,一股腦兒全往我身上套,還有一件風衣我也直接穿在身上,這樣旅行包就可以節省出很多空間給我裝食物了。

另一個旅行包里,我打開看了看,發現里面裝著一套棉被,其他什么都沒有。

“好東西……”

雖然比較麻煩,但棉被這東西在荒島上太難得了,驅寒必備啊!

我將推車里的食物飲料全部塞到了旅行包里,正好塞滿整個旅行包,順手掂了一下,少說四十斤。

我又在機艙里面翻了翻,發現一個儲物柜里還有一些衣物,我給自己換上了一條軍褲,又穿上了一雙很沉重的軍人皮靴。

哎,此時要是有一面鏡子,我都想欣賞一下我這十分帥氣的模樣,這么合身簡直是為我量身定制啊。

不知道一會兒景苒看到我這帥氣模樣,會不會一把撲到我懷里讓我保護她呢?我開始YY起來。

我又在儲物柜翻了翻,發現下面一個抽屜里全是藥瓶,我現在也顧不上哪些有用了,只要是藥,說不定以后都有用,于是全部塞到了旅行包的小包里面。

最后,我還在機艙里找到了一把四十厘米長的軍刀,正好可以從膝蓋部位塞到我的軍褲里面,不過飛機里面出現了軍刀,這讓我產生了懷疑,我在想安檢是怎么通過的,怪不得發生那么多起飛機恐怖分子襲擊客機的事件。

我清點了一下可以用的工具,三個打火機,一根手電筒,一把軍刀,一把小匕首。

食物方面,零食二三十包,飲料二十多瓶。

機艙上還有兩床棉被和一些衣服,我心想一次拿不完,剩下的這些可以明天再來。

于是,我背上旅行包,準備上去了。

臨走的時候,看到儲物柜最上面還有三包中華,乖乖,不要這么完美好嗎?

吃的有了,喝的有了,穿的也有了,現在連煙都有了!

我內心十分興奮,盡管我知道這些東西只夠我們維持一段時間,但有總比沒有好。

我將煙塞進褲袋,下半身褲子都是脹鼓鼓的,這才爬出窗戶,準備上去。

此時,還剩一點點的光亮,我站在機艙上,眺望遠方,由衷地嘆了一聲:“老天爺,多謝你的饋贈!”

“可是……我靠!”

我即將上去的時候,才想起,這尼瑪繩子的一頭還有兩米多高呢,我怎么夠得著?

“嬌嬌,嬌嬌!”

我放聲大喊,可是上面沒有半點回應。

這小妞兒,不會是沒聽到吧?

我又喊了好幾聲,還是沒人回應,我心想,她估計在陪著景苒,她們坐的地方想聽到下面的呼喊確實挺難的,況且還有海浪拍擊的聲音。

我花了好大的力氣把機艙里的推車弄了出來,立在上方,不讓輪子的一面著地。

“終于可以上去了!”借助推車,我終于摸到了繩子,可就在這時,機艙突然搖晃了起來!

我趕緊一把抓住繩子的一頭,腳下一空,緊接著,轟隆一聲巨響,那半截機艙居然是已經墜海!

“我靠,我的棉被啊!”

我有些沮喪,機艙里還有很多驅寒的衣物和棉被,著實可惜了,但幸運的是我沒有跟著機艙一起掉下去。

真是萬幸,感謝老天爺,要是我遲一點上來,只怕也要到海里喂鯊魚去了。

填飽了肚子,自然是精力充沛,使出渾身的力量,我感覺我爬上去的速度居然是比降下來要快了很多。

三分鐘后,我終于來到了懸崖上,我喘著粗氣,將旅行包往地上一扔,剛剛準備朝景苒那邊看去,就感到脖子上一個尖銳的東西頂過來。

“張浪,真是辛苦你了,給我們找了這么多東西!”

是李明智!

這時,我回頭看去,只見李明智手里拿著一根和皮衣男組織成員一樣的長矛對著我。

果然是李明智干的!

我咬了咬牙,只見其他幾個人也出現在我的眼前,而景苒和白嬌此時正被杰克和黃文彬控制著。

“左明珠,你去看看,那個包里有什么!”

李明智對左明珠命令了一聲,左明珠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走過去提旅行包,但是她是女生,力氣小,一下子居然沒提起來。

最后,左明珠用盡了力氣,才把旅行包拖到李明智面前。

看到左明珠的困難動作,李明智大喜:“看來東西不少嘛!”

“李明智,要不要這么卑鄙?咱們還是同事,你拋下景苒不說,現在還有臉來搶東西?”我兇狠地看著李明智,真的很想沖上去扇他幾個巴掌,把他推到海里喂鯊魚。

第一卷 荒島求生第10章 一朝回到解放前

“李明智,你夠了,這些東西是張浪冒著生命危險取來的,你有什么資格拿走!”白嬌這時也難以抑制心中的怒火,對著李明智一陣咆哮。

而此時的景苒,很明顯是腿上的傷讓她有些難以忍受,艱難地站著腿上在發抖,死死咬著牙,臉色蒼白。

“呵呵,你放心,這一次,我不會那么絕情,再怎么說,我也會給你留一點!”

在李明智的吩咐下,左明珠打開了包,看到里面的東西,眾人都是興奮起來,他們眼放精光,看來是餓壞了。

“明珠,快給我一個面包,媽的,餓死了!”陳儒生迫不及待走過來,就想伸手去拿。

“停!”李明智沉喝一聲,瞪了陳儒生一眼:“媽的,這么多東西,你急什么?一會兒再慢慢分!”

“好,好……”陳儒生面色漲紅回到原地,李明智瞟了包里一眼,說:“給他們留三瓶水,三包薯片,其他的,全部帶走!”

“什么!”李明智的話一出,我和白嬌都是憤怒地瞪了他一眼,這么多零食和水,被搶不說,還只給我們三瓶水?

如果說這個李明智不是人渣,只怕沒人不相信,這分明是把我們往絕路上逼!

這特么可是我冒著生命危險取來的!

我握緊拳頭,咬著牙,目光像是要把李明智生吞活剮一般,李明智淡淡道:“你不用這么看著我,現在救援來不了,大家都是為了生存,你帶著受傷的累贅景苒,還有一個柔弱的白嬌,除了晚上你能享受到一點溫存,實際上,累贅還是累贅,你們注定活不了多久……”

“李明智,我殺了你!”

白嬌被李明智的話說得有些情緒失控,準備沖上來和李明智廝打,我一聲暴喝:“嬌嬌,住手!”

李明智手里拿著麗麗的長矛,很有可能麗麗就是李明智殺的,這種人,在極端自私的情況下變得心狠手辣,我很怕白嬌也遭毒手。

白嬌不甘心地看了我一眼,走了回去,扶著景苒。

“讓他們帶走!”

我又何嘗心甘?但現在又能怎么樣?

和他們硬碰硬?這肯定不行,我雖然不怕,但我要考慮景苒和白嬌,萬一我真的被李明智他們殺了,景苒和白嬌怎么辦?

左明珠一直垂著頭不敢正眼看我和白嬌,而白嬌也算是看清了左明珠,一言不發。

她從包里拿出了三瓶水和三包薯片,十分小心地放在我面前,黃文彬才走過來一把將包提起來,背在背上。

李明智慢慢收回長矛,冷笑道:“張浪,后會有期了,祝你們好運!”

見他們準備離開,我立馬叫道:“等一下,包里還有一些藥,苒姐很需要,反正你們現在用不著,分給我們一點!”

“哦?”李明智臉上露出一陣狂喜之色:“居然還有藥?在哪里?”

“就在那個外面的小包,有二十多瓶,我們只要抗生素、消炎藥,再給我們一點感冒藥就行了,李明智,你要是還有一點良知的話,就不要做得太絕,你知道現在苒姐是什么情況,沒有這些藥,必死無疑!”

我死死地盯著李明智,李明智看起來有些猶豫該不該給我們藥,而這段時間我也見識到了這個人非常心狠,說不定連藥都不愿意給我們留!

“行,黃文彬,你分一點給他們!”李明智回頭對著黃文彬吩咐。

“好!”

黃文彬放下旅行包,打開小包,將所有的藥瓶全部翻出來,找了大半天,才找到了一瓶抗生素,一瓶消炎藥和一瓶感冒藥,他走過來將瓶子放到我面前,然后又背上包。

“走!”

李明智該搶的已經搶了,也不想再多停留。

他帶著一行人,匆匆往叢林里去了,左明珠最后還回頭看了我一眼,而我則是回應給她一個冰冷的目光。

“景苒,你怎么樣?”

李明智一走,我急忙起身走過去,景苒也因為傷痛,整個人倚靠在白嬌身上。

“沒事……咳咳……”

景苒身體很虛弱,白嬌也是一臉焦急:“咱們找個地方休息,快,張浪!”

“嗯!”

我撿起地上的水和食物,過來幫著白嬌一起扶著景苒來到先前那棵樹下。

“苒姐,喝口水!”

我打開一瓶礦泉水,伸到景苒嘴邊,這一次,景苒顯然是渴壞了,抱著水瓶便咕嚕咕嚕大口灌進嘴里,完全沒有了平日里的高冷女神范兒。

一瓶礦泉水很快喝干,瓶子也扁了,景苒靠在樹干上,大口大口喘著粗氣。

“哎……”

白嬌也十分無力地靠在景苒身邊,我有點想哭,說實話,真的想哭。

這是一種怎樣的大起大落?先前還興奮地手舞足蹈,下一秒,興奮就變成了悲憤。

“苒姐,你先吃一顆抗生素!”

我突然想起了抗生素,在三個塑料瓶上看了看,即使對醫學知識很匱乏的我,也知道磷霉素就是抗生素的一種。

打開瓶子,倒出一顆膠囊,我放到了景苒的嘴里,景苒有些失神地居然直接咀嚼了起來!

“笨,喝點水!”我又擰開一瓶水,景苒阻止了我,就一口將磷霉素吞下去。

“嬌嬌,苒姐,來,吃點東西吧!”我強自擠出一個笑容,打開了一包薯片,遞給白嬌。

白嬌點點頭,又向景苒伸過去,景苒一臉難受搖搖頭:“你們吃,我真的吃不下!”

“好,嬌嬌,你吃吧,我在下面吃過了,這里還有兩包,不用省,快吃!”

“好!”

咔擦一聲,我也不知道多久沒聽到薯片被咬碎的聲音了,雖然才過了一個星期,但我真的非常懷念都市的生活:吃著薯片,躺在沙發上,看著電影。

只可惜,現在很難回去了。

白嬌吃著吃著就哭了出來,眼淚都滴到了薯片里。

“傻丫頭,你哭什么?”

我這不說還不要緊,我一說,白嬌直接朝我撲過來,緊緊抱著我,嚇了我一跳。

“張浪,你說,我們會不會死在這個荒島上啊?現在吃的都被搶了!”

是啊,現在沒有吃的,連水也只有兩瓶了,想要生存,很難。

《孤島求生記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