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彥深沈唯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完整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在線

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

時間:作者:鄀寧寧來源:WXB

林彥深沈唯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是作者鄀寧寧寫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,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林彥深沈唯完整版小說全文免費閱讀在線最新章節:五年前,她懷著他的孩子被迫跟他分手。孩子出生就被送走,她四處打聽,卻找不到孩子的下落。五年后,她和他再度重逢,他身邊站著美艷的未婚妻,對她冰冷刻薄。他收購了她所在的公司,成了她的上司,兩人重新每日相處……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目不轉睛地看著她

遠揚公司會客室。

一位姓白的女助理客氣地迎了過來,對顧主任和沈唯解釋,“不好意思,林總辦公室現在有人,請二位稍等一會兒。”

過了一會兒,有小秘書端著托盤送過來兩杯清茶。

茶杯是講究的描金細瓷,茶水青碧澄澈,一看就是好茶葉。

秘書走后,顧主任感嘆,“大公司就是有派頭,一般公司也就是用一次性紙杯倒點茉莉花茶,遠揚用明前龍井呢!”

沈唯低頭不說話,端著茶杯,看著上面蒸騰的霧氣,她滿心迷惘。

一會兒,就要和林彥深正面交鋒了。她該用什么樣的姿態面對他?

“小沈,一會兒說話注意點策略,”顧主任叮囑道,“爭取說服林總晚上賞臉吃個飯。”

“嗯。”沈唯點頭,心里卻知道,顧主任的愿望只怕要落空。

兩人枯坐了十幾分鐘,白助理才急匆匆走過來,“顧主任,沈律師,林總喊你們進去。”

林彥深坐在辦公桌后,表情冷淡地看著顧偉強和沈唯走進辦公室。

他看到沈唯剪短了頭發,看到她穿著干練的白衫灰裙——往日青春飛揚的頑皮少女,已經長成了中規中矩的職場女性。

林彥深移開視線,不想再看。

陳年的隱痛橫亙心間,五年了,還鮮活如昨日。

“林總,你好你好!”顧主任走過去,伸手與林彥深握手,笑容滿面。

兩人握完后,輪到沈唯了。

沈唯在心里深吸一口氣,微笑著朝林彥深伸出手,“林總,您好。”

林彥深看著她。

她笑得多自然,多官方。好像他真的只是個需要應酬的客戶,好像五年前的事,她全都忘記了。

林彥深目光冰冷地轉身,直接無視了沈唯伸在半空中的手。

顧主任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。

這,這什么情況?林彥深拒絕握手,這跟直接打臉也沒區別了。

難道,遠揚終止合作,是因為沈唯得罪了林彥深?

可是林彥深不是剛上任嗎,這兩人之前哪兒有什么交集?真是太奇怪了。

沈唯的臉唰的紅了。氣紅的。

她沒想到林彥深竟然連最基本的商務禮儀也不要了,這么赤裸裸的公報私仇。

顧主任到底圓滑,馬上轉移話題,“林總,都知道您特別忙,我們也不兜圈子了,我們今天過來,主要還是想聊聊顧問合同的事。之前我們智誠……”

“如果是為了合同的事,那不用再說了。”林彥深的態度很強硬,“這件事已經決定了。”

“可是,之前做的好好的,雙方合作一直很愉快的。”顧主任急忙解釋,“如果真的對我們的工作有什么不滿意,您提出來,我們這邊可以配合調整。現在單方面提出解除合同,貴公司要付一大筆賠償金,其實也是不合算的。”

“合算不合算,遠揚自然有自己的考慮。”林彥深淡淡道,“顧主任,我一會兒還有個會議,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吧。”

這是要送客了。

顧主任沒想到這個林彥深這么難對付,一時也沒什么好的辦法,只能訕訕道,“行,那您先忙。對了,今晚您有空嗎?能不能賞個臉,跟我們一起吃頓飯?”

“抱歉,晚上有約了。”

走出辦公區,顧主任不由得抱怨沈唯,“小沈啊,你是怎么得罪了這尊大佛的?我看他對你很有意見啊!”

沈唯只能裝傻,“我跟他八竿子打不著,我去哪兒得罪他?”

“這個人太傲慢,太沒素質了。我看遠揚遲早垮臺!”顧主任憤憤道,“不合作就不合作,天底下的大公司多了去了,少了遠揚,地球照樣轉!”

沈唯忍不住微笑。

顧主任就是這點可愛,平時總想從員工身上榨取最大價值,可一旦有事,還是挺護著員工的。

出了遠揚,沈唯跟顧主任說,“主任,我不跟你回律所了,我想過去見見那個援助案件的當事人。”

沈唯接了一個法律援助案件,幫一個過失殺人的男大學生做辯護律師。

“行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見顧主任的車走遠,沈唯轉身又走進了遠揚的寫字樓。

頂層總裁辦公室門口,秘書看到沈唯,很是驚訝,“沈律師,您怎么又回來了?落什么東西了嗎?”

“沒落東西,就是有幾句話想跟你們林總說,麻煩你幫我說一聲。”

秘書遲疑了一下,“好的,請稍等。”

半分鐘后,秘書走了出來,“沈律師,林總請您進去。”

沈唯推開門,徑直走到林彥深辦工桌前,站定。

林彥深抬眸看著她,表情冷漠,眼底沒有任何波瀾。

沈唯盯著他,直直盯著他的眼睛,“林總,還請您高抬貴手。”

五年了,她第一次認認真真看著他的眼睛。

明明是溫柔多情,眼尾上挑的丹鳳眼,可生在林彥深臉上,卻偏偏顯得冷酷肅殺。

林彥深面無表情地看著她,“你是來求情的?”

“不,我只是來跟你講講道理。”沈唯現在一點都不緊張了,沒什么好緊張的。她和他的恩怨情仇,已經是過去了。

現在,她是智誠的沈律師,他是遠揚的林總,她找他,只是為了維護智誠的利益,無關風月。

“道理?呵。”林彥深冷冷一笑,“沈律師,誰給你的自信,讓你覺得,你配給我講道理?”

“不用誰給我自信。智誠的業務表現放在這里。”沈唯冷靜道,“和遠揚合作三年,無論是日常業務還是訴訟業務,智誠的表現都可圈可點。尤其是東北那片爛尾樓的訴訟,智誠的律師為你們省下了十幾個億的賠償金。遠揚今天能一統江湖,智誠功不可沒!”

她語速適中,聲音沉著,條理清晰地陳述著智誠為遠揚做出的貢獻,一件件,一樁樁,一口氣將三年的主要業務全都說了一遍。

林彥深目不轉睛地看著她。

上午的光線很充足,沈唯一身素凈的白衫灰裙,站在滿室的光線中,慷慨陳詞。

她的頭發堪堪及肩,柔亮蓬松;她的臉龐還是那么白皙,不見一點歲月的風塵。

而她的眼睛,那雙眼睛,曾叫他如癡如醉,夜不能寐的眼睛,也依然清澈,依然明凈。

林彥深漸漸走了神,耳中只有她熟悉的聲音。那聲音,也和五年前一樣,看似溫和沉靜,其實藏著咄咄逼人的鋒刃。

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

沈唯一口氣說了十來分鐘,等她慷慨激昂地說完,才發現林彥深一直盯著她,似乎在發呆。

不知道為什么,沈唯的臉忽然就紅了。

看到沈唯臉紅,林彥深忽然意識到自己的失態。

他有些惱怒地垂下眼睛。為什么?為什么隔著漫長的五年,一千八百多個日日夜夜,這個女人,還是能讓他的心臟有窒息般的刺痛?

在國外的那些年,他以為他已經忘記了。

可是那天在飯店里,看見她的那一瞬間,他突然明白,自始至終,他從來沒有放下過。

辦公室里,有了短暫的沉默。

沈唯深呼吸,繼續說,“綜上所述,林總,我希望您能再考慮一下。”

“你沒那么大的臉。”林彥深平平淡淡回道,“沈律師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

沈唯怒了,“林總,我們的談話,我希望就事論事,既然是公務,就不要涉及到個人情感。你討厭我是一回事,智誠和遠揚的合作,是另一回事!”

林彥深目光冰冷,“誰說我討厭你?”

不是討厭,是怨恨。

沈唯氣結,“難道不是嗎?林彥深,你摸摸自己的心口,你敢說,你終止合作關系,不是為了打擊報復我?”

林彥深。她不叫他林總了。直接叫林彥深了。

林彥深的心情莫名變好了一點,他站起來,兩手撐在辦公桌上,居高臨下地看著她,“沈律師,我和你,好像沒有什么私交吧,何來打擊報復一說?”

沈唯:“……”

是她的錯,她低估了林彥深的厚顏無恥。

一個能在27歲年紀做到遠揚總裁的男人,手段之狠辣,身段之靈活,又豈是她能匹敵的?

算了,她認輸。

從今以后,她要牢牢記住,林總和她,并沒有任何私交。

五年前的往事,早就該忘掉了。

看到沈唯轉身離開的背影,林彥深悵然若失。

他以為,她會回擊他的,他甚至以為,她會拿過去的一段情事來哀求他——畢竟,遠揚這樣大客戶,不是那么好找的。

可是沒有,都沒有。

她一言不發地離開。她看著他的眼神,陌生而平靜。

他所有的刁難,所以逼迫她來求他的努力,都白費了。還是和五年前一樣,她轉身就走,不留一點余地。

沈唯剛回到所里,媽媽李桂蓮給沈唯打電話了。

“唯唯,今天晚上的相親你記得去呀,紫羅蘭大酒店,七點鐘,別忘了!”

沈唯頭疼不已,但還是笑著說,“好,知道了,我會去的。”

自從過了25歲,老媽的逼婚就一天比一天緊,到處給她倒騰未婚男青年,一個月至少相親一次。

今晚的李先生,據說是it精英,供職于一家大型私企,年輕輕輕,已經做到了部門經理,前途不可限量。

快下班的時候,沈唯去洗手間補了補妝。

鏡子里的臉,早已脫去了青澀,有了職場女性該有的精明和干練。

沈唯看著自己的臉,無奈的苦笑了一下。

精明干練有什么用呢?有權有勢的林彥深,伸出一根手指頭,就能讓她幾年的努力化為泡影……

算了,不去想了。她和林彥深,不會再有任何交集了。

顯而易見的鄙視

看到it精英李浩軒的時候,沈唯著實吃了一驚。

程序員不修邊幅,這是宇宙真理,大家都能接受。可是這李先生,也太不修邊幅了吧!

身上一件優衣庫特價19.9元的黑色T恤,已經洗得褪色變形也就罷了,關鍵是肩頭還有一層頭皮屑!

沈唯不動聲色看看他的頭發,幸好,頭發還算干凈,沒有油得一縷一縷貼在腦門上。

看到沈唯,李浩軒眼前一亮,殷勤地幫她拉開椅子,“沈律師,請坐請坐。”

沈唯笑笑,“別這么客氣,就叫我沈唯吧。”

她決定還是不要太以貌取人,先坐下來聊聊再說,說不定李浩軒很有內涵呢?

服務員上了菜,兩人邊吃邊聊。

聊了十來分鐘的各自的工作,李浩軒開始切入正題。

“你們這行蠻辛苦的吧?結婚后,恐怕很難照顧家庭。”

沈唯又笑笑,“哪行不辛苦?你們it行業,也很難照顧家庭吧?”

李浩軒很認真地皺皺眉,“男人還好,畢竟要以事業為重。女人就不一樣了,對女人來說,最重要的還是相夫教子,把家庭經營好。”

“是嗎?你的意思,是希望自己的妻子做全職太太?”

李浩軒趕緊擺手,“生活壓力這么大,靠我一個人養家可不行。我的意思是,老婆最好有個清閑、收入高的工作,包攬家務之余,也能賺錢。”

工作清閑還收入高?包攬了家務還要會賺錢?

沈唯真是開了眼了,世界上還有這么不要臉的男人!

沈唯忍不住冷笑,“那你要求挺高的。”

李浩軒來勁了,“這要求也不算太高,畢竟我現在事業小有成就,找個老婆,至少要配得上我吧?”

他開始滔滔不絕了,“我買的期房明年就能交房,結婚了老婆出裝修的錢,再陪嫁一輛車,房子車子就妥當了。再加上我每年40多萬的收入,小日子過的還是可以的。”

沈唯故意逗他,“那房產證會加上女方的名字嗎?”

李浩軒震驚了,“房子是我婚前買的,為什么要加女方的名字?再說了,我的房子,房本上寫的是我爸媽的名字。就算我想加,我爸媽也不會同意嘛。”

沈唯淡淡道,“可是女方不是出了裝修和車嗎?”

“那她不是也住我的房子了嗎?又沒收她的租金。”

“我看你不如買個機器人保姆,再花錢找人代孕生孩子。結婚這種事,不適合你。”沈唯站起身,看都懶得再看李浩軒,“李先生,我還有事,先走一步,您慢慢吃。”

說完,沈唯掏出錢包,拿出一百塊放在桌子上,“對了,這是我那份飯錢,您收好。”

“哎哎哎,沈唯,你別走啊!我對你印象挺好的!”李浩軒在后面喊,“相親就是奔著結婚的,我把話說清楚一點沒什么不對吧?”

沈唯懶得理他,加快腳步往外走。

沒想到李浩軒追了出來,“沈唯!沈唯!”

他一邊跑,一邊大喊沈唯的名字,周圍的食客紛紛朝他們投來異樣的目光。

沈唯很想假裝沒聽見,假裝不認識,但是已經晚了,李浩軒已經追過來拽住了她的手腕,“沈唯,你聽我說,”他氣喘吁吁的,“房子加姓名這件事,也不是不能商量的,你說對吧?等咱倆結了婚,可以征求一下我爸媽的意見,如果他們同意加名字,我肯定沒有二話!”

沈唯簡直要瘋了,她怎么會遇到這么個極品大奇葩啊!

不過是相親第一次見面,誰說要跟他結婚了!這人腦子是不是有病!

“你放手!”沈唯惱了,用力掙扎,“你再這樣,我就報警了!”

沈唯發起火來,也是很有氣勢的,李浩軒愣了愣,松開了手。

沈唯趕快走,一轉身,發現林彥深就站在她身后不遠處。

最多三四米的距離,他穿了件很隨意的白T,站在一個包間的門口,正盯著她看。

沈唯的臉一下子紅了。

剛才那丟人的一幕,都被林彥深看到了!

沈唯情不自禁地抬手理理頭發,她恨死李浩軒了,害得她這么狼狽不堪。

沈唯低頭迅速往外走,經過林彥深身邊時,她聞到了濃濃的酒氣,然后,她似乎聽見他輕笑了一聲。

那笑聲里,有顯而易見的鄙視。

《賴上婚床:林先生別來有恙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