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安然容祁淵是主角的小說(一婚三折兼職媽咪不要跑)免費在線閱讀

一婚三折兼職媽咪不要跑

時間:作者:小龍蝦來源:zsy

簡安然容祁淵是主角的小說(一婚三折兼職媽咪不要跑)簡安然容祁淵免費在線閱讀,一婚三折兼職媽咪不要跑是作者小龍蝦寫的精彩解讀:五年前,她在醫院生下一個死胎。五年后,真相大白,她才恍然明白原來一切都是一場陰謀。十年的愛戀終成一場空。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一婚三折兼職媽咪不要跑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5章 我的孩子到底是誰的?

好半響,簡安然才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“她說的是什么意思?”

什么叫做她被人玩弄過,懷過別人的孩子?

這幾年她雖然游走在男人之間,可是她卻從沒有和誰有過過激的舉動,更別說有孩子了。

她只懷過一個孩子啊!

簡安然忽然明白了什么,她不敢置信的看容祁淵,“你說話啊!”

容祁淵不敢直視簡安然的眸子,這些年他無時無刻都在愧疚。

容母見此皺眉說道,“你吼什么吼!既然你已經聽見了,我也不瞞你了,當年你懷的那個孩子并不是祁淵的!“

簡安然聞言身體晃了晃,難怪當年她懷孕的時候,容祁淵看她的眼神總是充滿了復雜,當時她沒有在意,她還以為容祁淵是因為容家的事情所以心情不好,原來如此嗎?原來孩子并不是他的。

難怪她從來都想不起來她和容祁淵歡愛的場景,因為從頭至尾都沒有過。

簡安然覺得自己心痛的無法呼吸了,

“那個男人到底是誰?我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?”

簡安然沖下樓瘋狂的搖著容祁淵,她覺得好可笑,過了五年,她才知道她孩子的父親不是容祁淵。

這次,容祁淵沒有再躲避,他抬頭看著簡安然,有些痛苦的說道,“我們也不知道,當年有人花了一千萬要借腹生子,當年我們家的情況你也知道,所以我……”

“啪!”

簡安然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氣一巴掌打在了容祁淵的臉上。

容祁淵摸著自己的臉臉色復雜的看著簡安然沒有說話,容母卻拉過簡安然,直接“啪啪”的兩巴掌甩在了簡安然的臉上。

“你竟然敢打祁淵,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?你別忘了,如果沒有容家,你和那個老婆子早就死了。

不錯,我們是將你賣了,將你的孩子給賣了,可是那又怎么樣?這是你欠我們容家的!”

簡安然不可置信的看著容母,她從來沒有見過這么無恥的人。

他們瞞著她將她給了別的男人,讓她懷上了別人的孩子,他們無恥的將她的孩子賣了出去,還騙她說孩子死了,讓她傷心絕望傷了身體以至于再不能懷孕了,他們竟然沒有一點的愧疚?反而認為一切都是她應當做的?

簡安然不再看容母,而是看著容祁淵,“你也是這么想的嗎?”

容祁淵沒有說話,他都不敢去看簡安然的眼睛,他知道這樣不對,可是當初他母親提議的時候,他卻并沒有反對,因為他無法讓自己從容家的少爺變成一個一無所有的人,所以他默許了母親的做法。

簡安然徹底的失望了,她沒有想到自己愛了十年的男人竟然會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她從十五歲就愛著容祁淵,現在看來卻是一場笑話。

“我再問一遍,我孩子被送給誰了?”她什么都不想計較了,她只想找回自己的孩子。

“我們真的不知道,當年那個人并沒有表明自己的身份!再那之后,我們也再沒有過聯系!”

“你又在騙我!“

簡安然完全不再相信容祁淵的話。

“是真的,安然,到了如今,我沒有必要再騙你。

你忘了這件事吧,就當沒有發生過,我會找最好的醫生為你看病的,我們以后會有自己的孩子!”

容祁淵說著想要上前抱住簡安然,卻被她一把推開,“滾開!你真的讓我覺得惡心!”

簡安然厭惡的說著,說完她不顧容祁淵在后面一聲聲的挽留,沖出了容家,沖出了這個她以為是家的地方。

……

 

第6章 找個后媽

機場,顧云霆冷著一張臉從機場出來,衛東連忙迎了上去。

“BOSS,是回大院,還是回公寓?”

“去大院!“

顧云霆的聲音沒有什么溫度,衛東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。

他也知道此時自家BOSS的心情不太好,BOSS出差不過一個月,卻接到了好幾通學校老師的投訴電話,全都是關于小少爺的。

……

軍區大院里,五歲的顧澤西正騎著他爺爺最鐘愛的大金毛在院子里發號司令,“小的們,聽我的號令!今日一定要將北區大院的打個落花流水!“

顧澤西正嘚瑟著,卻見他面前的小將軍們一哄而散全都跑了,他不由急了,“你們跑什么?不準當逃兵,給本司令回來,不然本司令扒光你們的褲子,讓你們遛鳥去!”

“噗嗤!”

衛東實在忍不住笑了出來,小少爺真的太好笑了。

這口氣簡直和老太爺一模一樣,看來平日里小少爺沒有少受老太爺部隊里的那套洗禮。

顧云霆看了衛東一眼,衛東便再也不敢笑了。

顧澤西聽到聲音,一轉頭就看見顧云霆黑著臉正看著他,小家伙可機靈了,還不等顧云霆開口,便轉身朝著家里跑了去,“爺爺,奶奶,救命啊,顧云霆要打死你們孫子了!”

顧云霆額上的青筋跳了跳,他此刻真的有將顧澤西掐死的沖動。

他怎么會生出這樣的一個兒子?

顧云霆深吸了一口氣大踏步跟著顧澤西的步伐踏進了老房子,他一進門就看到他的母親,顧家的老太太正抱著顧澤西警惕的看著他,而他的父親顧家的老爺子雖然沒有象顧老太太那般表現的那么明顯,可是眼里的警惕之意卻是不少的。

“過來!“

顧云霆冷冷的開口,嚇得顧澤西在顧老太太的懷里一個哆嗦,顧老太太便心疼了,“好了,小三,你一走就是一個多月,一回來就要揍澤西。

他是你的兒子不是你的仇人。

你不心疼,我們還心疼呢!“

聽到顧老太太口里的那個小三,顧云霆額頭的青筋又跳了跳,他強壓著心里的火氣看著顧澤西,“別讓我說第三遍,過來!“

這次顧老太太沒有發飆,顧老爺子卻忍不住一掌拍在了茶幾上,“你少在老子的面前給老子擺譜,老子告訴你,公司里的那套少帶回家里來,老子罵人的時候你還沒有出生呢,在我的面前擺譜,娘希匹的……”

聽到顧老爺子罵罵咧咧的聲音,顧云霆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見顧云霆面露不快,顧老爺子罵的更加的厲害了,“你當老子稀罕給你帶兒子,有本事你帶回去自己管教,老子保證不說一個字。

既然你要將孩子放在老子這里,那一切都要聽老子的。

你小的時候那么擰,你如今混的還不是人摸狗樣的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好歹是自己最疼愛的幺子,顧老太太不樂意的瞪了喋喋不休的顧老爺子一眼,才笑瞇瞇的說道,“小三,你年紀也不小了,你看若男也都走了快四年了,不說為著別人就是為了澤西,你也考慮考慮再找一個吧?聽說隔壁王政委家的女兒不錯,還有C軍軍長的妹妹好像也還行,還有,還有………”

顧老太太的話還沒有說完,顧云霆已經上樓了,他這個態度又惹的顧老爺子發了一頓飚。

回到自己的房間,顧云霆有些煩躁的扯掉了身上的衣服。

他每次回來,老生常談的都是這些問題,李若男已經死了快四年了嗎?如果不是顧老太太提起,他幾乎完全記不得這個人了。

如果她還活著,顧澤西也不會變成今天這么無法無天的樣子吧?

顧澤西不能再這么被寵下去了,可是他太忙了,根本就沒有時間來管教顧澤西。

他是不是真的該給顧澤西找個后媽了?

 

第7章 保姆

他是不是真的該給顧澤西找個后媽了?

--------------------

第二天一早,衛東在大院接到顧云霆的時候發現對方眼底一片青黑,顯然是昨天沒有睡好。

“找一個靠譜的保姆,最好是當過老師的。

。”

顧云霆開口吩咐道,昨夜他想了一夜,給顧澤西找一個后媽還不如給他找個靠譜一點的保姆。

顧云霆將事情交代給衛東便也沒有再管了,一個月后,衛東將一疊資料放在了顧云霆的面前,“BOSS,這是應征做保姆的,我刪選了一些,您再看看!“

畢竟是給小少爺選保姆,衛東可不敢做主。

“放這里吧!“

顧云霆頭也不抬的說道,衛東聞言放下手中的資料然后就出去了。

顧云霆處理完了手上的事情才拿起了那疊資料,他翻的很快,在翻到最后一張簡歷的時候,他的手指微頓,是她?

五年前的那個女人?

顧云霆一眼就認出了簡安然,準確的說是認出了那雙眼睛,他從來沒有見過那么清澈干凈的眼睛,當時那雙眼睛里全是絕望和祈求,他的印象很深刻。

顧云霆將簡安然的簡歷抽了出來然后將衛東叫了進來,“就她吧!”

衛東聞言一愣,BOSS竟然連人都不見一下,就這么輕易的敲定了嗎?

他卻不知道顧云霆早就在五年前見過簡安然了,顧云霆相信一個眼睛清澈的人不會是壞人,用來當顧澤西的保姆再合適不過,更何況,她已婚,這會少去許多麻煩。

……

當簡安然踏入公寓的那一剎那,她仍舊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應聘成功了。

離開容家一個多月了,她用光了所有的積蓄找了無數的私家偵探去查當年的事情,她自己也去了那家醫院很多次,可是卻每次以失望收場。

可是她卻不會放棄,就算花上一輩子的時間,她都要找回自己的孩子。

不過在那之前她必須要先養活自己,而這時她恰好看到有人在招保姆,從介紹上來看,那孩子五歲,和她無緣的兒子一樣大,她當下就動了心。

她之前是不抱希望的,畢竟這家人給出的條件十分的豐厚,加上她并沒有呆過孩子的經驗,也沒有做過老師,她不認為好運會落到自己的身上,卻沒有想到這家人竟然同意聘用她,甚至連面都沒有見過就直接將鑰匙給了她。

簡安然看著空曠的公寓,挽起了袖子開始打掃起來。

就在她做到一半的時候,門口卻傳來了動靜,簡安然下意識的看向了門口。

陽光照耀在門口晃的簡安然睜不開眼睛,她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,她努力的瞇了瞇眼睛,卻依舊看不清楚那人的長相。

而站在門口的顧云霆卻將簡安然看了一個清清楚楚,她的額角有些汗珠,臉上紅撲撲的更加的顯得她的眼睛明亮而清澈。

顧云霆收回目光,抬腳踏進了屋子。

簡安然終于看清楚了顧云霆的長相,她忽然感到了莫名的緊張,她的手下意識的抓緊了衣角,這個男人氣場好強大。

這個就是孩子的父親?也是這個屋子的主人?她該叫他什么?

簡安然正這么想著卻聽那個男人開口道,“你不用做這些。”

顧云霆說完也不等簡安然開口轉身上樓了,簡安然有些錯愕的看著顧云霆的背影,就這么就完了?難道不需要交代她一些什么嗎?

簡安然想著卻又見顧云霆換了一件休閑一些的衣服下樓了,“跟我走!”

那冷淡而又帶著命令的語氣讓簡安然有些不悅,她猶豫了一下終于還是跟了上去。

 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