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珞慕容燁是主角的小說一品棄妃:暴君,有種休我在線閱讀

一品棄妃:暴君,有種休我

時間:作者:月清薇來源:WXB

主角叫蘇珞慕容燁的小說一品棄妃:暴君,有種休我免費在線閱讀,這本書是作者月清薇寫的主要講述的是:蘇珞是一只因為過勞猝死的加班狗,沒想卻穿越成了一個因為逃婚被打死的廢妃。從此青銅變廢鐵,還一廢到底,貶成了宮婢,打上棄婦的標簽,被皇帝強行賜名小狗兒,以供大家羞辱取樂。蘇珞一路手撕白蓮花,腳踩毒蘑菇,掃清一切障礙,終于練成了一個令人聞風喪膽,惡名昭彰的狠角色!可是,宮里的女人,作為贏家走到盡頭,那就只能是皇上的龍榻。慕容燁坐在龍塌上,危危瞇起雙眸:“你一個廢妃,只配給朕當侍妾。”蘇珞拿出一把最新打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一品棄妃:暴君,有種休我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三章 對抗

蘇珞這才拿起毛筆簽字,或者準確的說,她連毛筆都不會拿,歪歪斜斜的簽下了‘蘇櫻落’這個名字。她心里很清楚,她現在的筆跡絕對和原來的‘蘇櫻落’肯定是筆跡不同。

簽了字,她抬頭問身邊的典獄官:“剛剛你們說太后中毒,那么現在,太后死了沒有?”

周圍的一圈人,臉色都白了白,典獄官忙喝道:“放肆!竟敢對太后不敬!”

蘇珞看他們都這么畏懼的樣子,那就是說,太后還沒死,而且太后的地位很高……

她站直了身子,只要稍微動一動,身上的鞭傷被牽動著,疼得要命。

可她還是咬牙撐住,字字清晰道:“是我下的毒,我知道解藥,你們快帶我去給太后解毒。”

坐在龍椅上的慕容燁,冰冷的黑眸又暗了一度:“你,不可能知道……”

他說話的聲音不大,可是蘇珞聽得清清楚楚,她反問道:“陛下怎么知道?”

慕容燁沒有回答,而是直接忽略了她的提問。

“朕不準。宮里的御醫自會給太后診治,你這個罪人,居心叵測,沒有資格給太后診治。”

蘇珞閉上眼睛,飛快的整理了一下思路。

慕容燁對太后根本就漠不關心。否則,在太后命危的時刻,身為皇帝,不守在太后的身邊,卻還有心思來逼供?

更有甚者,慕容燁或許根本就不希望太后能好起來。

這就遭了,她不能讓慕容燁知道她有可能治好太后。

她咬咬牙,明明疼得站都站不穩,卻還依舊保持著鎮定,坦然的面對著慕容燁陳述著:“陛下,既然我已經招供,我是下毒之人,那么等會兒肯定也還會有人來找我,逼我交出解毒。陛下既然知道,我沒有解藥,那太后的人肯定不會放過我的。那我還不如跟著陛下去給太后解毒,跟著陛下,我至少還能有條活路。”

慕容燁從典獄官的手里接過了那一份證詞,看著她簽下的名字,很丑,歪歪斜斜的。

果然和調查的一樣,蘇櫻落連字都不認識幾個的草包。可是,如今看來,這個蘇櫻落,卻是一點都不蠢。

傳聞果然沒錯,蘇家的這位三小姐,一直都被蘇家虐待她,甚至不讓她讀書寫字。

===

鳳禧宮。

是夜,燈火通明。

幾乎整個御醫院的御醫都翻滾著腳底板,在太后的鳳禧宮里忙得團團轉。

“陛下駕到——”

慕容燁走下了龍輦,踏進大殿。

“微臣,拜見陛下。”

慕容燁看著大殿上跪了一地的御醫,他用冷漠的音調,說著關切的話語:“眾卿,太后現在,可有一點好轉?”

御醫院首席跪在地上,瑟瑟發抖的匯報著:“回陛下,這個……太后娘娘所中之毒,臣等聞所未聞,現在正在想盡辦法,全力遏止毒素蔓延,可是、可是太后娘娘依舊昏迷不醒,沒有脫離危險,臣等實在是無能為力……”

慕容燁對著身后的侍衛道:“把她拖進來。”

蘇珞被侍衛拖進來,隨意的扔到了地上。

“蘇櫻落,你既知道如何解毒,就快去將太后治好。朕只給你半個時辰,治不好,朕就砍了你的腦袋。”

蘇珞猛地抽了一口涼氣,這個皇帝怎么這樣反復無常,剛剛簽字畫押的時候,還說好了要放她一條生路的。

看來,這個皇帝果然狠毒狡詐。

蘇珞從地上爬起來,她不知道怎么行禮,只得恭敬的對著慕容燁磕頭:“是。”

她片刻都不敢耽擱,她立即拿起了藥箱,先給自己簡單的處理一下傷口,止血止痛,簡單的處理好自己的傷口,才好去給太后治療。

第四章賭注

一個小時之后。

“太后醒了,太后醒了……”

小太監們奔走相告,這個好消息,瞬間傳遍了整個鳳禧宮。

臥在鳳榻上的太后,剛剛蘇醒過來,臉色慘白得就像一張白紙一樣,一口又一口的嘔吐著烏黑的毒血。

蘇珞半跪在太后的床邊上,還在給太后扎針:“太后,把毒血全都吐干凈了,就好了。”

御醫們站在一側,都小聲的紛紛議論著。

“竟敢用這樣兇險的法子給太后治療,她真的不要命了。”

“不過,她火石之術,還真用得是爐火純青。”

蘇珞聽到了御醫們在議論她,其實她還是有點心虛的。

她號稱是T醫科大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,精通內外科,中西醫,從小跟外公學草藥,可是這種遠古時代,很多奇怪的毒藥和毒物她都沒有見過,更不知道化解的方法。所以她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,用了猛藥,以毒攻毒。

整個御醫院的太醫們都不敢用這樣的方法來治,如果用了這樣催命的法子,還治不好太后,那他們絕對是死全家套餐了。

可是,蘇珞別無選擇,她的生死就是暴君一句話的事情,就算是再兇險的法子她都得試一試!

“拜見陛下——”

蘇珞一聽到屏風外面守著的御醫們又跪了,就知道是慕容燁來了。

只要一想到那個男人駭人的目光,她的膝蓋都不覺得軟了起來,趕緊也趴到了地上,低頭跪著。

雖然,之前慕容燁沒有說出來,可是她分明感覺到了,慕容燁根本就沒想讓她治好太后。

“母后,兒臣來了,您好點了么?”

太后還在一個勁兒的吐血,根本沒有力氣去回應皇帝的問候。

慕容燁走到了太后的鳳榻邊上,冷睨著像烏龜一樣趴在上的蘇珞。

“蘇櫻落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用這種兇險之法,治療太后。”

蘇珞即使不抬頭,都能感覺到自己的后腦勺被慕容燁盯得頭皮發麻,她低著頭對著慕容燁解釋了起來,可是她的些話卻是說給太后聽的。

“太后娘娘是因為,在婚宴上誤食下有毒藥的食物,其實用催吐方法最為有效。可是中毒的時間太長,毒性已經蔓延,我開了藥方,逼出五臟六腑的毒血,這是最快最有效的辦法,否則,太后娘娘性命堪憂……”

慕容燁根本沒有聽她解釋,只聽見頭頂上飄來了一聲冷淡至極的聲音:“來人,將這個蓄意謀害太后的罪人,拖下去杖斃。”

蘇珞渾身一僵,她心知肚明,自己已經徹底惹怒了皇帝。

果然是……因為她救活了太后嗎?

可是她現在已經把賭注壓在了太后這邊,她沒辦法回頭了。

趕緊轉了個方向,對著太后跪著認錯:“太后,太后明鑒!我治療的法子是……是有些兇險了。可是,整個御醫院都束手無策,是小女把太后救活過來的呀。”

太后中毒太深,本應該神志不清的,可是,蘇珞已經用銀針在她的頭上扎了幾個穴位,給太后強行提神。

太后撐著身體,坐在床上喘息著,虛弱的目光飄到了慕容燁的方向:“皇帝,她救了哀家,是有功之人,你不能殺她,她還要繼續為哀家治療。”

太后惜命,當然舍不得蘇珞死。

慕容燁對著太后微微頷首,恭敬道:“母后,您有所不知。這個女人,就是蘇櫻落,她今夜卻不在新房等候,而是逃出皇宮,被一群黑衣刺客保護著離開。朕懷疑,她就是刺殺母后的同伙。”

第五章 等我挖好坑,把你們都埋了

蘇珞趕緊否認:“我當然不是刺客!我是不想成婚,才逃出去的。那些刺客看我是新娘子,就想挾持我,想用我當人質。這都是誤會,我是冤枉的!再說了,如果我真的想刺殺太后的話,我就不會來救太后了!”

慕容燁冰冷淡漠的目光掃過去:“哦?可是剛剛,你已經招供了,證供上還有你的簽字畫押。你指證了你的父親,蘇將軍是刺殺太后的幕后主謀。”

蘇珞終于把坑挖好了,等著把這個狡猾的皇帝和蘇家的人,全都埋了。

她忽然委屈地哭了起來,抽泣的擦著淚水:“小女是被逼供的。而且,那個證詞根本就是無效的,因為,小女根本不是蘇櫻落。小女名叫蘇珞,我是被蘇家的人抓來替婚的。”

“你!”

慕容燁睨著蘇珞的目光,漸漸的變得寸寸凌厲了起來,放佛是想要看穿她。

明明跪在他的腳下,卑微的匍匐在地上,如此狼狽不堪,但是他卻能明顯的感覺到,這個小女人表面上順從他,其實是在反抗他。

慕容燁黑眸一寒,不怒反笑:“蘇珞,蘇櫻落……哼,你還真是什么都敢說。欺騙朕,可是欺君之罪。看來你脖子上的腦袋,是真的不想要了。”

蘇珞趕緊跪在地上,縮在太后的腳下:“小女真的不是蘇家三小姐!那份證供上,有我的簽名。只要去蘇家,能找到原來蘇姑娘原來的字跡,比對一下,就能知道。”

那份證詞上,她還按了手印。

可是,蘇珞想著,一個養在深閨的小姐,平日里根本沒有需要按手印的地方,所以,這個手印也無從比對。

所以,只要字跡不一樣了,她就能狡辯自己不是蘇櫻落了。

太后現在沒有力氣去想明白這些事情,她虛弱的咳嗽著:“咳咳咳,哀家不管她是誰,只要能救哀家……就行……”

蘇珞眼巴巴的看著太后,估計太后靠著銀針也撐不了多久,很快就會再次昏迷過去了。

她努力的擠出了淚水,跪在地上痛哭流涕:“太后娘娘,小女是無辜的。小女本來是民間的游醫,跟蘇家三小姐一點關系都沒有的。小女在民間的時候,就一直都很仰慕太后娘娘,小女醫術很好的,所以冒死一試也想來救太后娘娘。請太后娘娘一定要讓小女留下來,為太后徹底治好身體。”

太后有氣無力的氣喘吁吁:“好,哀家就答應你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

沒等太后把話說完,慕容燁就打斷了她的話:“母后,既然您已經脫險了,之后身體的調養,御醫們都可以勝任。這個女人,來歷不明,話不可盡信,朕,要好好的調查她。”

“皇帝,哀家讓你留下這個丫頭……”

太后就算想阻攔,可是現在病榻上也是有心無力,蘇珞就像一只小雞仔一樣,被侍衛拎著給拖了出去。

蘇珞看著皇帝冷酷無情的背影,她絕望又心酸想,賭錯了嗎?

這個皇帝當面和她談合作,并且還親口答應,只要一起狼狽為奸,就保她性命。

可見他是多么有合作的誠意。

可是她偏偏就有自己的想法。

哎,果然,人不是死于太蠢,而是死于太聰明。

《一品棄妃:暴君,有種休我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