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)在線閱讀完整版《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》小說

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

時間:作者:席久來源:WXB

(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)是作者席久寫的一本穿越架空類作品,講述的是主角沈芙芙秦安闌的故事,《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》在線閱讀完整版小說:世人皆說流云國大王爺毀容,瘸腿,還是個智商不進十歲的廢物。于是,沈芙芙就奔著大王爺人傻錢多,打算跟大王爺當一對兒素夫妻。可是當她成了大王妃后,每日揉著酸痛的軟腰,怒斥天下人亂傳流言蜚語。她身邊這帥的慘絕人寰,窄腰長腿,如清風流月般兒的俊美的男人特么誰啊!“娘子,對為夫的技術滿意嗎?”“滿意!滿意的我真想用毒把你毒死!”“那可不行,為夫這再跟你練練,讓娘子滿意為止!”傻王相公有三好,腹...

注:本文摘信息來源于網絡轉載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并不意味贊同其觀點或對其內容的真實性負責,如對文摘內容有疑議,發現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聯系本網糾正或刪除!本站不提供文摘全部內容閱讀,尊重版權~

《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》在線閱讀最新章節:

第9章 祖母訓人

話出半晌,沈芙芙也沒有生氣。

反倒穩穩的端起一盞茶,品了幾口,坐姿更端正了些。

盡顯嫡女的大氣與端莊,這襯托的沈若霜的嬌蠻。

沈家祖母瞧見沈芙芙一聲不吭,被庶女欺負,極好面子的祖母可不想落個欺凌嫡女的臭名聲。

就出聲道:“安兒他XF兒,你就是這么教育你家姑娘的,出口便是傻子,財力的,像個粗鄙的市儈野婦說話!”

秦安闌以往可沒遭過這等批罵。

她揪了一把沈若霜的手臂,“這兒哪來你這孩子說話的地兒,閉嘴!”

沈若霜的胳膊細皮嫩肉的,一掐就疼,沒受過委屈的沈若霜當即就要發作。

“本來就是,那個大王爺可是又丑又笨,三姐姐嫁過去也是良配,我可曾說過什么不登對的話,祖母就訓我,我冤!”沈若霜強詞狡辯道。

沈芙芙差點沒一口茶噴出來。

這沈若霜長得一副清純可人的外表,這妥妥是蓮花標配,但是為毛說話不過腦?

沈芙芙用手巾擦了擦嘴,慢慢說:“四妹妹說的對,但大王爺我也在上次花燈會聽過他的名頭。”

祖母把視線轉向沈芙芙,“哦?你見過那大王爺?”

“回祖母,是!”沈芙芙識趣的話不多,這點讓祖母不由的多看她兩眼。

她以前也沒覺著那短命鬼生的女兒那那有出息,可是現在覺著不錯,性子柔弱溫順。

到時候安插進王府,那個大王爺雖說是個癡兒無顏,但是到底是皇親國戚,定能讓他們沈侯府再作為一番!

權衡利弊一下明了后。

祖母這會兒就向著沈芙芙說了。

“芙兒你最是溫順聽話的,這兩日你可考量好了?”

考慮哪里還有的考慮,沈芙芙面上淺笑:“自然是考慮好了,我本生母早故,又是個女子,對家里無用,這下能嫁給大王爺做正妻是芙兒修來的福分。”

沈芙芙撿著漂亮話講。

況且圣上已經賜婚。

她躲無可躲,不如少受點苦,到了那邊再慢慢來。

祖母顯然很滿意沈芙芙的話,心情大好,笑著說:“哎喲,這芙丫頭說的老婆子心里舒坦,咱們沈侯府也多久沒喜事了,芙丫頭你名中那字通福氣的福,日后定能過得和和美美的,也定能幫襯咱們沈侯府。”

沈侯公和秦安闌都賠著笑臉。

沈侯公對沈芙芙也和顏悅色起來,他喚了小廝:“去,把我最近從青凌國帶回來的特產水果送去三丫頭房里。”

“爹爹!那水果不是要給我的,怎么就……”沈若霜當即就不干了。

那是她先看上的,怎么這會兒就進到那個死了親娘的賤-種手里。

沈侯公登時就對沈弱霜變了臉,“你姐姐下個月初三便要出嫁,這侯府里念著你最小,那樣不是先給你,這會兒姐姐都要離開這個家了,你還搶什么,這個月事事要依著你姐姐先知道嗎?”

這沈侯爺在此怒刷了一波慈父形象。

沈芙芙自然竭力配合這偽善父親的表演。

“那就謝過爹爹了,四妹妹你可以來我房里,我到時候嫁出去,怕是也少有跟你聚一聚的時候了。”

沈若霜抱著手,對著沈芙芙鄙夷道:“誰要去你那個小破院,這水果我不吃了!”

第10章 辦完事走人

“四小姐,我家小姐事事緊著你,你怎么還對我家小姐這般。夫人,老爺你們可得評評理。”紫菀上前就撲到沈芙芙身邊。

沈芙芙也委屈的撇著嘴,眼中含著淚:“四妹妹,姐姐我……”

“你什么你,裝什么……”

“夠了!四姑娘你擱這里胡說八道些什么,你姐姐就想請你吃個東西,你也這般咄咄逼人,把你姐姐都逼哭了,以前我沒看見也就算了,今日你當堂逼人,實在過分!”

在這里公然駁了沈芙芙的面子,那就是駁了祖母的面子。

沈家祖母祖上也是高貴,最在乎的就是名聲和面子。

就算平時再寵愛著沈若霜,可是誰要揭了她的面子,那她就立馬翻臉不認人。

沈若霜平日里就算嬌蠻到天上去了,都沒人敢管。

這一番兩次被祖母訓斥了,心中生出一通火氣,用手指著沈芙芙,“娘,你看她又在裝,祖母你看她啊!”

祖母捂著胸口,一臉難受道:“安兒啊!你看你的好女兒,欺負姐姐就算了,居然連我的話都不放在眼里,哎喲,我這把老骨頭喲!”

最是聽母親話的沈侯公,對沈若霜拉下臉,一巴掌打在了沈若霜的臉上。

“欺負姐姐,忤逆祖母你還有理,給我拖下去,跪祠堂三天,沒我的命令,任何人不準探望!”沈侯公打完,就下了命令。

秦安闌上前抓著沈侯公的衣袖,慌了陣腳:“使不得啊侯爺,這霜兒就是年幼無知多說幾句,這跪三天是從來沒有過得啊,她那受得住。”

“就是我平日里太嬌縱她了,跪六天,拖走!”

一聲令下,外頭進來兩個身著土灰色麻衣的小廝,把沈若霜拖了出去。

沈芙芙先確定人被拖出去以后。

再站出來說兩句話。

“這父親,祖母,給四妹妹的懲罰是不是重了些,她年紀尚幼,這祠堂里又冷清容易染風寒。”

秦安闌愛女心切,急著接茬,“對!我家霜兒身子嬌弱的很,不如責罰輕些吧。”

祖母冷哼:“小不懲大之過!芙兒你不必再勸,還有你!身為府里當家主母卻嬌寵女兒,忤逆犯上,實為有過!”

秦安闌沒脾氣的弓腰點頭,嘴里連連道是。

心里卻記恨了沈芙芙一筆。

這小賤-人得了賞就得了,還在她的霜兒面前炫耀,這才讓她的霜兒被罰!

秦安闌給了沈芙芙一眼刀子,沈芙芙淡漠而笑。

沈侯公走過來,摸了摸沈芙芙的腦袋,“那就這么著,這個月你養好精神,出嫁可是大事兒,有什么事就跟你母親說,缺什么就你母親給你置辦。”

沈芙芙笑的甜美可人兒,露出淺淺的梨渦,眼睛彎彎如月牙。

她點頭,不乏感動道:“父親,母親對芙兒是最好的,芙兒先前聽聞賜婚,失心瘋了一把實屬不該。”

“哎!芙兒也沒多丟丑,得了,你快些回院子,我同你母親和祖母多商議些事。”沈侯公也樂的喜歡這些漂亮話。

不過轉口就找個由頭要把沈芙芙支開。

沈芙芙正愁著沒理由離開呢。

她福身,恭敬道:“那女兒告退了,紫菀我們走。”

說完,沈芙芙把手打在紫菀手上,離開了堂廳。

第11章 有毒之物

出來后,紫菀捂著嘴偷笑。

“小姐,你怎么這么有法子,讓那個心氣兒比天高的四小姐總算吃了回教訓。”紫菀真恨不得天天都能這么來。

那四小姐一直都壓制著他們。

給不得喘氣的機會兒,這會兒反向壓制了,紫菀以前看著自家小姐任勞任怨,挨打挨罵。

她身為丫鬟都看不下去了。

但是這個宅子里,主子是天,主子是地兒。

沒有沈芙芙的意思,紫菀從來不敢亂來。

沈芙芙用手蹭了一下紫菀的鼻頭,“你啊,到底是個小丫頭,有點樂子就喜成這樣。”

“嘻嘻,及時行樂!”紫菀得意的笑了笑。

待她們出來了院子,沈芙芙見四下無人。

就猛的收緊了紫菀的手。

“你今晚再替我呆在房中,看著衣柜下那香爐,我去外面采買幾份藥材回來。”沈芙芙輕聲在紫菀耳邊說到。

紫菀眼神堅定,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熱鬧的集市上,人流量大。

但過往的人錦衣華服之人,粗布忙于活計的生意人皆有之。

沈芙芙手握一白面折扇,一頭青絲綰成冠,腰間佩戴著寬大的腰帶,好一副玉面公子的做派。

這原主本身,就是個“太平公主”,五官長相皆是好看精致,精致的五官顯得很英氣,男裝起來,倒不會被輕易懷疑。

至于那商大人好像看出來她是女的,應該是是摸腰的時候察覺了。

但是也沒有說出來,所以沈芙芙就欣賞這種懂得照顧別人,不多言的男人。

沈芙芙在街上四處溜達,眼睛卻望著那些高樓牌匾。

當她看到一家中藥鋪時,回頭張望了會。

就扭頭進了藥鋪。

藥鋪里出來個跑堂的男人,“喲,客官你是看病還是抓藥啊?”

沈芙芙:“你看我像有病嗎?”

“這不能用看的,要把脈后才知曉,但不來我們這里一般沒病。”

沈芙芙叉腰,“是,本少爺還真的有點喜歡打人的小毛病。”

跑堂的脖子一縮,連著陪笑,“那行,你先去找大夫看著去,我先走著。”

說完,眼前的跑堂腿兒就逃也似的離開了。

沈芙芙摸出兜里的錢袋子,放在柜臺上。

“大夫,給我抓二兩生天仙子,另外還要雄黃,紅粉。”

大夫正看著那鼓鼓囊囊的一袋子銀子流口水呢。

但一聽到沈芙芙口中所說,頓時嚇得全身血液倒流。

抓藥大夫仔細打量了下沈芙芙,他瞧著面前的公子,生的如此玉面弱冠,芝蘭玉樹的。

但是這要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兒!

沈芙芙抓起錢袋子,在手中顛簸了兩下,碎銀子撞擊發出美妙的聲響。

“怎么?怕我沒錢?”沈芙芙似笑非笑道。

大夫擺擺手,“這不是錢不錢的問題,公子所抓這三樣,皆是劇毒之物,一樣便能毒死人,更何況三者……”

沈芙芙捏著錢袋,嘴里悶哼一聲道:“這毒物用的好也能治病,我不過是想買點回去研究一番。”

她扯過大夫的手,把錢袋子直接放在了大夫手上。

“你賣還是不賣?”

抓藥大夫猴急的拆開粉色的荷包,拿出一錠紋銀。

“賣!這紅粉和雄黃,敢問公子你要多少啊?”

《一品毒妃:邪王,慢慢撩》已經完結,繼續閱讀記得關注哦

同類文摘

11选5免费计划软件